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和珅简介正文

关于鸟迁徙的唯美句子

关于鸟迁徙的唯美句子,

  

  都是法语,我把我知道的和能查出来的写出来了,其他的就算了吧...你可以在Google图片中打入他的法语名,搜索图片...Le Peuple migrateur 出现的鸟类:Oie cendrée 灰鹅 Grue cendrée Cigogne blanche 白鹳 Bernache nonnette 纳克尔鹅 Cygne chanteur Oie à tête barrée 斑头雁 Grue du Japon Pyrangue à tête blanche (emblème des états-Unis)Bernache du Canada 加拿大鹅 Oie des neiges 雪鹅 Grue du Canada Guillemot de Tro?l Fou de Bassan Sterne arctique 北极燕鸥 Bernache à cou roux 红胸鹅 Limicole Pélican blanc d'Afrique 非洲白鹈鹕 Condor des Andes 安第斯神鹰 Albatros 信天翁 Gorfou sauteur Manchot royal 帝企鹅

  看了这部记录片,震撼和感叹片中镜头的真实和唯美,看这部影片,对于我就如亲眼见到炽热荒凉的沙漠中长出一朵洁白小花一样。

  在这钢筋水泥耸立,尘土飞扬的城市中,人变的浮躁,忙碌,变的僵硬,会让人的脑中几乎忘了还有自然这一东西的存在。

  《鸟的迁徙》是城中人们该醒的钟声,提醒人们从无趣机械的城中空气中走出来,去看看湛蓝的天空,享受原野的清风,闻闻野草的味道,感受大自然中其他生物的生命和活力。

  鸟的迁徙,是法国的JACQUES PERRIN导演历时四年,横跨五大洲,选择了50多个国家中的175个自然景地,动用了世界上最优秀的飞行员和科学考察队,与飞行的鸟群们一同生活,一同飞越大地和海洋所拍摄的一个神奇,纯净的世界。

  没有人工的雕琢,有的只是自然的场景,声音,和感觉。

  各种神奇,珍贵鸟群迁徙路上的一切真实记录。

  鸟群整齐有序的飞翔队伍,美丽的飞翔姿势,水中与同伴的嬉戏和表达他们心情的舞蹈,一幕幕让我们惊喜,赞叹。

  感受着小小生命的美丽,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自己平静又愉快的心情。

  落队鸟儿的挣扎,狩猎车队的身影,经过一夜凛冽寒风折磨,被埋在厚雪中的鸟群,闪着饥饿和兴奋大眼的狮子在鸟群边上徘徊,让我感到生命的脆弱,不仅仅是鸟。

  经过了千山万水,到达鸟群目的地,那犹如天堂般的家园时,鸟群的齐声高唱,振翅飞舞,与配偶的亲昵触碰,让人心里不尤地涌出温暖,眼框湿润,轻轻的叹口气,微笑着。

  维持

  关于《迁徙的鸟》,总有太多溢美之词难于言表。

  在我印象中,本片又译作《梦与鸟飞行》,是为“优质纪录片专业户”雅克·贝汉的经典力作。

  而本片是为其“天·地·人”三部曲中的其中之一,另外两部是《微观世界》和《喜马拉雅》,同样是为呈现人类与自然和谐之境的光影。

  在我看来,雅克·贝汉的从一而终是极为令人钦佩的。

  影片力求客观地纪录了一场关于鸟类迁徙的梦,而创作者的摄像机亦经历了这一场长途跋涉的飞行。

  于是,人类的梦想伴随着群集的羽翼,一次次掠过高山和大海,唯以天空为永恒的港湾,一如纵深于云端和低谷的宿梦。

  雅克·贝汉以“梦”一般的诗意情怀,结合鸟类的觅食、求偶、迁徙等生活习性架构起一首关于飞行的自然抒情诗。

  毋庸置疑的,雅克·贝汉在影片中极力赋予了关涉梦想的自我遐思。

  那些徜徉于苍穹中洞穿过去与未来的绝响般的梦境,像一场恢宏而悲怆的祭奠;而雅克·贝汉崇尚自然、憧憬自由的内质力亦从中得以彰显。

  或而换句话说,“鸟的迁徙”亦是雅克·贝汉们的一次“心灵的集体迁徙”,就像若干年后重走长征路的后辈们一样,汲取的是一股历史的“精气神”,而非“重走”本身;而由《梦与鸟飞行》这一译名中,我亦如是以为,雅克·贝汉们就是那一群“与鸟飞行”的“梦”,这其间的隐喻多么富有法兰西的浪漫情怀。

  影片在其主体内涵上固然是契合于大自然的和谐求索,一如雅克·贝汉从影之初的自我界定。

  无论是之前的“天·地·人”三部曲抑或09年的《海洋》,都呈现出一股撼动人心的源于自然的魄力。

  那翔集于天空、江河湖海,甚或茫茫荒漠中的鸟群,像一枚枚点缀风景的奇妙音符,演奏着一个时代的华美乐章。

  于人类而言,独立飞行是一场永恒的幻梦;而于鸟类而言,飞行却是纵其一生的本能,一如寻觅梦想是它们最原始的本能一般。

  曾经从高尔基的《海燕》中看到的悲憾的坚忍与持久的冲劲,使我一再地笃信,“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绝非虚妄之言。

  虽则《海燕》中潜藏着太多的革命性隐喻,但高尔基却而从这些不畏暴风雨的“大自然斗士”中,看到了值得人类借鉴并极力弘扬的品质。

  回看《迁徙的鸟》,或而雅克·贝汉并无意于过分融入关涉人类梦想的主观意识,而试图竭力以客观的方式呈现;但无可否认的,关于梦想的浪漫遐思犹然是其间不可回避的主题。

  在我以为,那是一气呵成通贯全片的脉动力,亦是我们从雅克·贝汉身上可发掘的不折不挠的干劲与品性。

  于是,我们开始执信,热衷于拍摄纪录片的人固然是影史上最强大的中流砥柱。

  除却梦想的内质性架构,影片的主题亦同样牵涉到和谐、环保、哲学等诸方面的内省式思考。

  回溯影像中群鸟翔集过工业城市的冷峻桥段,那浓重的烟尘与呛鼻的气味恍若一下子喷薄而出,响彻着力透纸背的悲怆之气。

  犹然记得那洞彻人心的一幕,一只鸟跌入沼泽般的油污废水中,如此绝望地挣扎,及至哀恸地死去。

  那些被工业污染夺去生命的弱小而强大的存在,它们的灵魂一如纤弱而柔韧的细丝。

  雅克·贝汉忧心忡忡的“和谐”意识,藉由这些琐碎而残酷的影像片段一寸寸立现出来。

  鸟类绝望的反抗中,人心的卑劣与渺小亦凛然曝晒于外,工业时代对大自然的玷污无情得令人汗颜。

  在叙事层面上,雅克·贝汉采用了多线并进、互补、交融的叙事手法,影片中所描述的鸟类亦由是包揽了世界的各个地域,包括草原、湖沼、沙漠、极地等等,不一而足。

  而在情节线索的过渡上,雅克·贝汉则配以趋同于各种鸟类习性特色的解说词,甚而从揣摩不同鸟群觅食、求偶等心理角度做了不同的“角色扮演”,立显出来的效果幽默而别有意趣。

  而除此之外,影片中的大部分段落都唯以配乐与同期声来一一呈现,这样的诗意性留白为观众留足了绝美的想象空间。

  为了突出“迁徙”之意,雅克·贝汉时不时地在其间穿插入一大群候鸟掠过苍穹的宏观景象,而关于“飞行”之梦亦藉由这些浪漫的段落踽踽前行。

  本片在影像风格上呈现出一种清冽、极简的特色,时而是暖融融的抒情写意的群集,时而则是幽蓝色调的孤独的形单影只。

  比如,在表现群鸟翔集抑或集体栖息的轻快段落时,影像呈现为意趣盎然的暖色调;而在表现天敌逼近抑或外来的侵袭时,则呈现为晦暗的冷色调。

  两相交融之下,情绪时起时浮,徜徉于高涨和低落之间,就像一场梦想与现实的残酷角力,充溢出极为强烈的戏剧冲突。

  在我以为,一部纪录片的成功之处亦源于此;而盛赞雅克·贝汉为“优质纪录片专业户”,亦确乎是名副其实的。

  值得一提的还有影片的配乐。

  法国配乐大师Bruno Coulais为本片量身谱写的乐章,极尽法兰西的浪漫情思。

  有人曾盛赞该片的配乐“拥有如尼采般接近太阳的气魄”,充溢着独属于梦想时代的宏大情怀。

  而纵观影片中鸟类群翔的段落,那适时响起的背景音乐,或而是气势磅礴的交响乐,或而是空灵圆润的女高音独唱,与影片中的自然声效完美地弥合成一体,相映成章,透露出一股莽莽苍苍的悲怆之气。

  看罢《迁徙的鸟》,我才深切地明白,为何国内的导演拍不出如《美丽中国》这般气色唯美的地域性纪录片,一者是国内的纪录片拍摄技术尚不成熟,且而市场太过狭小;再者就是,国内没有如雅克·贝汉这般真正愿意把生命奉献给大自然的电影艺术家。

  鸟类根据是否迁徙以及迁徙方式的不同,分为留鸟、候鸟、漂鸟和迷鸟等。

  (一)留鸟(resident)  终年留居于其栖息区以内的鸟,统称为留鸟。

  留鸟一般终年栖息于同一地域,或者仅有沿着山坡的短距离迁移现象。

  (二)候鸟(migrant)  指一年中随着季节的变化,定期的沿相对稳定的迁徙路线(migration route), 在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间作远距离迁徙的鸟类。

  候鸟的迁徙通常为一年两次,一次在春季,一次在秋季。

  春季的迁徙,大都是从南向北,由越冬地区飞向繁殖地区。

  秋季的迁徙,大都是从北向南,由繁殖地区飞向越冬地区,但是几乎没有一种鸟是从它的繁殖地区笔直地飞往越冬地区的,而且中途还要多次在合适的驿站作停留。

  各种鸟类每年迁徙的时间是很少变动的。

  迁飞的途径也都是常年固定不变的,而且往往沿着一定的地势,如河流、海岸线或山脉等飞行。

  许多种鸟类,南迁和北徙,是经过同一条途径。

  各种鸟类迁徙的途径,是不相同的。

  雁类、鹤类等大型鸟类在迁飞的时候,常常集结成群,排成“一”字形或“人”字形的队伍;而家燕等体形较小的鸟类,则组成稀疏的鸟群;猛禽类的迁徙却常常是单独飞行,个体之间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绝大多数鸟类在夜间迁飞,以躲避天敌的袭击,特别是食虫鸟类,而猛禽大多在白天迁飞。

  1:夏候鸟(summer resident)夏季在某一地区繁殖,秋季离开到南方较温暖地区过冬,翌春又返回这一地区繁殖的候鸟,就该地区而言,称为夏候鸟。

  2:冬候鸟( winter resident)冬季在某一地区越冬,翌年春天飞往北方繁殖,到秋季又飞临这一地区越冬的鸟,就该地区而言,称为冬候鸟。

  3:旅鸟(traveler 或 migrant)候鸟迁徙时,途中经过某一地区,不在此地区繁殖或越冬,这些种类就称为该地区的旅鸟。

  因此,同一种鸟在一个地区是夏候鸟,在另一个地区则可能是冬候鸟。

  (三)迷鸟(straggler bird)  在迁徙过程中,由于狂风或其他气候条件巨变,使其漂离通常的迁徙路径或栖息地偶然到异地的鸟。

  (四)漫游鸟(wander bird)  漫游亦称“游荡或游猎”,是一种无规律的活动。

  游荡似乎主要是由于外部食物条件的波动所造成的。

  游猎活动大多局限于一些猛禽和海洋鸟类。

《关于鸟迁徙的唯美句子》: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