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和珅简介正文

将领临危不乱的古诗(形容人临危不乱的古诗成语

将领临危不乱的古诗(形容人临危不乱的古诗成语,
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作者:张风莉

1775年三月二十三日,美国人帕特里克亨利,在号召美国为独立而战的议会演讲中,慷慨激昂地说:“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自由,不自由,毋宁死!”


1874年,匈牙利诗人裴多菲为了他的革命事业,大声地唱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在十一世纪的中国,有一个士大夫,他几经贬官,非但初心不改,反而霸气地向朝廷叫板:“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这八个字,就是他的自由宣言,他的这份宝贵的自由意识,比西方早了七八百年。


他,就是北宋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和文学家范仲淹。

发奋苦读,一朝及第


989年,范仲淹出生在一个七品县令之家,父亲范墉在他两岁那年就去世了,母亲为范家所不容,就带着他改嫁到长山朱家,改名朱说。


范仲淹从小聪明懂事,立志此生不当宰相,便为良医,而要为相,必须通过科举。于是范仲淹稍大一些,就来到醴泉寺读书,因为朱家的日子并不宽裕,范仲淹在醴泉寺只能划粥断齑 ,但他毫不抱怨,而是昼讽夜诵,发奋苦读。


23岁那年,范仲淹意外地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感泣辞母,来到应天府学院,投师戚同文门下继续学习。


虽然范仲淹的生活和从前一样清苦,“冬月惫甚,以水沃面,食不给,至以糜粥继之”,但范仲淹对“同舍生皆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略无慕艳意”,因为他“中有足乐者”,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


1014年,范仲淹在应天府书院修业期满,数年的寒窗生涯,使他饱读诗书,博通儒家经典。他踌躇满志,赋诗一首,渴望得到知音的赏识引荐:


白云无赖帝乡遥,汉苑谁人奏洞箫?

多难未应歌凤鸟,薄才犹可赋鹪鹩。

瓢思颜子心还乐,琴遇钟君恨即销。

但使斯文天未丧,涧松何必怨山苗。

——《睢阳学舍书怀》


1015年,27岁的范仲淹以“朱说”之名,参加了当年的科举考试,进士及第。多年的苦读终于得到回报,范仲淹感慨不已地写下:


长白一寒儒,名登二纪余。

百花春满路,三月雨随车。

鼓吹迎前道,烟霞指旧庐。

乡人莫相羡,教子读诗书。

——《寄乡人》


及第之后,范仲淹被授广德司理参军,掌管诉讼案件事宜。有了正式的俸禄,范仲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母亲接回奉养。


两年后,因为治狱廉平、刚直不阿,范仲淹被升为文林郎,任集庆军节度使推官。在此期间,他向皇帝上了一折《改姓表》,恢复了自己的本名。


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踏入仕途以后,范仲淹好长时间都在地方任职。因为他能力出色,做事总是身先士卒,尽心尽力,所以39岁那年,范仲淹被晏殊推荐给朝廷,开始了他一生中精彩的“三进三出”。


1029年冬至,是刘太后的寿辰,朝廷打算让宋仁宗率领百官,在大殿前为太后祝寿。但范仲淹认为此行不妥,他向朝廷上了一封奏章,言拜寿事宜混淆了国礼与家礼,有损君威,有亏君体。并且在奏章里,范仲淹毫不客气地指出,仁宗已经成年,太后应该“还政”。


晏殊得知范仲淹的上疏行为,颇为生气,批评他鲁莽轻率,既影响自己的仕途,还会连累举荐之人。范仲淹据理力争,向晏殊阐明了自己的政治立场:“侍奉皇上当危言危行,绝不阿谀奉承,有益于朝廷社稷之事,必定秉公直言,虽有杀身之祸也在所不惜。”


1030年,范仲淹被贬官出京,任命为河中府通判;次年,调任陈州通判。虽处江湖之远,范仲淹不忘忧国忧民,他多次上书议政,虽然他的很多建议都未被朝廷采纳,但他的忠心为国却深深地打动了仁宗。


1033年,刘太后驾崩,仁宗亲政。仁宗惦念范仲淹曾为他争取早日主政的权利,于是将其召回朝廷,拜为右司谏。


七月,天下大旱,蝗虫成灾。为了安定民心,范仲淹奏请朝廷派人视察灾情,仁宗不予理会。范仲淹大胆质问仁宗:“陛下不思民之艰难,倘若宫中停食半日,该当如何?”


仁宗听后,幡然醒悟,派范仲淹赴江淮和京东一带安抚灾民。到达灾区,范仲淹应诏赈灾,开仓济民,并将灾民充饥的野草带回朝廷,以警示百官不可奢靡。


1033年冬,郭皇后误伤仁宗,仁宗在宰相吕夷简等人的撺掇之下,有废后之意。范仲淹再次向仁宗进言,如此废后万万不可,仁宗不想再听范仲淹啰嗦,将其贬为睦州知州。


一年后,范仲淹调任苏州知州,因治理苏州水患有功,重回京师,升为吏部员外郎。


在吏部任上,范仲淹因不满宰相吕夷简把持朝政,培植党羽,遂向仁宗进献《百官图》,指出宰相用人制度的严重弊端,劝说皇帝制定规程,亲自掌握官吏的升迁罢黜。


吕夷简见范仲淹在皇帝面前弹劾自己,也不甘示弱,他反诬范仲淹“越职奏事,勾结朋党,离间君臣”,顶着“结党”的罪名,范仲淹百口莫辩,被贬为饶州知州。


三出专城鬓似丝,斋中潇洒过禅师。

近疏歌酒缘多病,不负云山赖有诗。

半雨黄花秋赏健,一江明月夜归迟。

世间荣辱何须道,塞上衰翁也自知。

——《郡斋即事》


到达饶州以后,范仲淹在附近做知县的好友梅尧臣,听说了他的遭遇,便为他寄来《灵乌赋》一文,劝告他从此不要多言生事,要管住自己的嘴巴:“结尔舌兮钤尔喙,尔饮喙兮尔自遂。同翱翔兮八九子,勿噪啼兮勿睥睨,往来城头无尔累。”


对于好友的关心和建议,范仲淹不能认同,他立即给梅尧臣回信,表明他为国言事的凛然气节:“凤岂以讥而不灵,麟岂以伤而不仁?故割而可卷,孰为神兵;焚而可变,孰为英琼。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在给梅尧臣的回信中,范仲淹还附上一首诗,以明心志:


危言迁谪向江湖,放意云山道岂孤。

忠信平生心自许,吉凶何恤赋灵乌。

——《答梅圣俞灵乌赋》


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临危受命,抗击西夏


1038年,党项族首领李元昊脱离宋朝,称帝建西夏国。次年,为逼迫宋朝承认西夏的地位,李元昊率兵进犯北宋边境,于三川口大败宋军,并屯兵延州城下,准备攻城。


眼看边疆战事日益吃紧,朝中无将可用,百官无不震恐。有人向仁宗建议,立即将范仲淹召回,或许可解国家危急。


1040年,仁宗任命夏竦为前线主帅奔赴边境,又依韩琦的意见,任范仲淹为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接到朝廷的任命,两鬓染霜的范仲淹匆匆赴任。


到达边地,范仲淹发现宋军武备松弛,军纪涣散,于是他大刀阔斧,改革旧制,严明纪律,加强训练。经过一番整顿,宋军军容整肃,士气大增。


1041年二月,仁宗批准夏竦的反攻计划,韩琦联络范仲淹同时发兵,范仲淹认为此时不宜反攻,坚不出兵。结果宋军大败于西夏,十六名将领阵亡,万余人惨死沙场。


五月,范仲淹改知庆州,到任后,他以朝廷名义犒赏羌族各部,使之逐渐脱离西夏,开始为大宋效力。


为进一步巩固边防,范仲淹率领士兵,修筑了包括大顺城在内的20多座城池,这些城堡皆建于交通要塞之上,城墙坚固易守难攻,并且各个城池之间可以互相支援。


除了构建一个强大而稳固的防御体系,范仲淹还招募了一批骁勇善战的蕃兵和百步穿杨的弓箭手,以强驽硬弓来对抗西夏的骑兵。


彪悍狂妄、喜欢挑衅的党项人逐渐发现,进攻宋军很难再找到可乘之机。当时的民谣曰:“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宋仁宗也说:“西夏战事,仲淹出援,吾无忧矣!”


在宋夏的边境上,范仲淹整整驻扎了四年。每当秋天来临,面对衰草连天,北雁南去,范仲淹和那些普通的将士们一样,也会思乡怀亲,深夜难眠: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渔家傲·秋思》


由于连年作战,西夏的国力大为损伤,加上攻打宋军无望,1044年,西夏与宋议和,西北安定。范仲淹以最小的代价,赢得了最终的胜利,被誉为“胸中有数百万甲兵”。


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主持新政,购置义田


西夏边事稍宁,范仲淹即被仁宗宣召入京,先授枢密副使,不久拜为参知政事。面对北宋的陈珂积弊,内忧外患,宋仁宗向富弼、范仲淹等人,征询解决的办法。


范仲淹认为,要让北宋吏治清明,国富兵强,必须进行大力的改革。他上疏《答手诏条陈十事》,提出了“明黜陟,择官长,厚农桑,修武备”等十项改革措施,从而拉开了庆历新政的序幕。


裁减冗官,精简机构是庆历新政的核心内容,因此,这场改革在制度上所做的主要变动,是要改变赵匡胤恩养士大夫的祖制,向朝廷的广大公务员开刀。


由于新政损害的不是个别人的利益,而是触及到整个官僚阶层,尤其是新政限制了大官的恩荫特权,使他们能力平庸的子弟,不能再轻易地充任馆阁要职,所以他们对新政的毁谤日益增多,指责范仲淹“结党”的议论再度兴起。


1045年正月,因反对之声愈加激烈,在强大的压力之下,范仲淹请求出知邠州,仁宗准奏。冬十一月,为避边塞严寒,范仲淹改知邓州。随着范仲淹、富弼、欧阳修等人的被贬离京,历时一年的庆历新政,以失败告终。


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孙权刘备。

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

屈指细寻思,争如共、刘伶一醉?


人世都无百岁。少痴騃、老成尪悴。

只有中间,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牵系?

一品与千金,问白发、如何回避?

——《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


范仲淹在邓州任上,共计三年,期间百姓安居乐业。范仲淹重修了览秀亭、构筑了春风阁,营造了百花洲,并创立了花洲书院,闲暇之时,范仲淹便到书院讲学,邓州一时文运大振,著名的《岳阳楼记》一文,便作于此时。


1049年,范仲淹调任杭州,子弟欲置田产供其安享晚年,被范仲淹严词拒绝。十月,范仲淹出巨资置良田千亩,成立范氏义庄,以田产的收入,供养范氏全族之人。


每月,义庄都会给族人发放口粮,到了冬天还会发放布匹,如果族人有婚丧嫁娶,义庄都会资助一定的财物。


范仲淹这样做,并非出自对范氏家族的感恩。范氏家族对范仲淹没有丝毫的恩施之念。当年,他们将范仲淹母子逐出家门,范仲淹随继父朱姓长达二十多年。


后来,范仲淹与范家洽谈,要求复归范姓,范家的掌门人怕他认祖归宗,是来图谋财产,直到范仲淹保证“只欲归本姓,别无所觊觎”的时候,范家才勉强接纳了他。


范家的做法确实令人寒心,但是心胸豁达的范仲淹,不计前嫌,只会以德报怨,因为在他的眼中,没有小家,只有天下。拯救苍生、扶助弱小是他从小树立的理想,现在他终于用自己一生的积蓄,圆了他的夙愿。


虽然战乱之中,范氏义庄曾经被毁,但在范仲淹后世子孙和社会各界的努力之下,义田发展到了5300多亩。凭借严格而富有人情味的管理制度,范氏义庄从宋朝到清末,兴旺不衰八百年,救济供养无数。

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先忧后乐,道德楷模


1052年,范仲淹调任颖州,在扶疾上任行至徐州时,与世长辞,仁宗亲书“褒贤之碑”,赠兵部尚书,谥号文正。


自宋元明清以来,“文正”是无数读书人梦寐以求的至高荣誉,北宋名臣司马光首次提出:“文正是谥之极美,无以复加”


范仲淹虽官至“参知政事”,但他个人的才华和能力登峰造极,道德品行亦高洁无比,所以以“文正”誉之,范仲淹受之无愧,名副其实。


范仲淹去世之后,朝野一片哀痛,西夏甘州、凉州等地的少数民族聚众致哀,连日斋戒,凡是他曾经任职的地方,百姓无不为他建祠,世代祭祀。


半个世纪之后,金人元好问不远千里,来到范仲淹的祠堂,满怀崇敬地写下:“范公在布衣为名士,在州县为能吏,在边境为名将,在朝廷则又孔子所谓大臣者,求之千百年间,盖不一二见也。”


范仲淹用一生的奋斗,实现了他“成为良相”的理想,但是做官不是他的真正目的,通过做官服务苍生、为国事功才是他至高的追求。


因此,不管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他“进亦忧,退亦忧”。问之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矣。


一千年以来,范仲淹以天下为己任、先忧后乐的思想,不仅使他成为历代读书人敬仰的道德典范,成为士大夫的精神领袖,而且激励着无数仁人志士,把为天下人谋福利的崇高理想,作为自已终生的奋斗目标。


一个诞生了范仲淹的民族是优秀的民族,一个学习和讴歌范仲淹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族。


鲁迅先生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辉,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如果大宋的朝政还有良心的话,那一定是范仲淹;如果大宋的江山社稷,还有一根脊梁支撑的话,那也一定是范仲淹。


吕中曰:“先儒论宋朝人物,以范仲淹为第一。”元末丞相脱脱曰:“自古一代帝王之兴,必有一代名世之臣。宋有范仲淹诸贤,无愧乎此。”


虽然光阴更迭,时空变换,但是范仲淹的形象从未模糊,它将永远镌刻在宇宙之中,伟大清晰,光耀千古。

《将领临危不乱的古诗(形容人临危不乱的古诗成语》: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