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和珅简介正文

七律长征经典古诗词(七律长征古诗词带拼音)

七律长征经典古诗词(七律长征古诗词带拼音),

七律·长征 :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七律·长征

毛泽东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毛泽东《七律·长征》

这是一首中国人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著名七律,作者正是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

毛泽东自从1921年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以来,历经28年艰苦卓绝的奋斗,终于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的东方。这是一个充满艰难困苦的过程,这是一个处处流血牺牲的过程,这更是一个一往无前的过程。

在这28年不寻常的岁月里,有党成立之初的摸索之路,有人民军队建立的创业维艰,有苏区军民可歌可泣的斗争诗篇,有共御外侮的民族怒吼,更有解放全中国的瑰丽画卷!

这个过程中,最为艰难的就是历经二万五千里的长征!

作为长征史诗书写者之一的毛泽东,亲身经历了那个不平凡的大时代,见证了太多的流血牺牲,见证太多的风雨如磐,见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也见证了太多的悲欣交集。1935年10月,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翻越岷山,接近了刘志丹创立的陕北苏区。当举世闻名的长征即将胜利结束时,回顾一年来红军波澜壮阔的斗争史,毛泽东不禁感慨万千,他当即挥毫写下了这中国现代史上的光辉诗篇《七律·长征》。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红军时期的毛泽东

首联:红军不怕远程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开篇就是毛泽东惯用的大手笔。无论是用兵还是行文,毛泽东从来都是汪洋恣肆、指点江山,一个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和大文学家的胸襟和气魄在此表现得淋漓尽致。

1934年10月,由于王明路线肆虐,不懂军事的博古和只会纸上谈兵的德国顾问李德攫取了红军的最高领导权,极力排斥正确的军事领导,在他们的瞎指挥下,苏区的对敌斗争一败再败,虽经红军战士奋勇搏杀,但仍无法打破国民党对苏区的”第五次军事围剿“,无奈之下,中央红军决定撤离中央苏区,准备长征。

红旗飘,军号响。子弟兵,别故乡。王明路线滔天罪,五次“围剿”敌猖狂。红军主力上征途,战略转移去远方。男女老少来相送,热泪沾衣叙情长。将军诗人萧华的《长征组歌》详细记叙了红军被迫转移的情景,著名的湖南民歌《十送红军》更是将这种军民鱼水情诠释得极其到位。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长征组歌

中央红军从红都瑞金出发,一路上经历了十几个省份,如果算上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以及单独长征的红25军,则一共经过了江西、福建、广东、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西康、甘肃、宁夏、河南、湖北、安徽和陕西等省,脚步遍布大半个中国,历时两年多,全长两万五千里,是名副其实的长征

在这漫长的征途中,中国工农红军年轻而坚韧的勇士们面临无数的敌人,从国民党蒋介石的嫡系中央军、属于各省军阀的杂牌军粤军、桂军、湘军、黔军、川军以及西北马家军等穷凶极恶的敌人,方志敏、邓萍、洪超、吴焕先等无数优秀红军指战员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献出宝贵的生命。

在长征途中,红军还有一个异常凶恶的敌人,它带来的损失不比国民党敌军少多少,这就是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但红军面对自然界的高山大河从来没有畏惧过,尽管先行者一个一个倒下了,但将士们还是一往无前,湘江、乌江、金沙沙、大渡河没有挡得住红军,都庞岭、乌蒙山、夹金山也一样被红军跨了过去!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红军长征路线图

不管是人文的,还是自然的,所有艰难困苦,都不在红军话下。再难再苦的长途跋涉,红军都不怕,千山万水和枪林弹雨,在红军面前都是小儿科,这是“只等闲”的真正含义。

毛泽东曾说过:我们的红军真是无坚不摧,所向披靡,有这样的红军战士,我们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在自然界面前,在敌人面前,毛泽东一贯采取的是“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的做法。开篇的首联,毛泽东这位诗词界的大家便以虚写入手,着重强调的是“战略上藐视”,红军有那种大无畏精神,有那种蔑视一切的精神,有那种战无不胜的精神。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弘扬长征精神

颔联: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毛泽东《七律·长征》的一个特点是,基本按照长征的时间顺序进行展开,并未因艺术创作的需要而将其打乱,这是难能可贵的。

五岭是红军长征时最先征服的山脉,它是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的分水岭,横亘在湖南、江西、广东、广西之间,东西走向,虽然比起红军之后经过的山川相间的横断山脉来讲,无论是险峻程度还是海拔高度,五岭的环境相对而言不那么险恶,但已经完全能够让红军付出巨大代价。

红军在五岭最为凶险的就是穿越潇水、都庞岭和湘江,国民党已经猜透了红军的动向,在红军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了数道封锁线,部署了数十万如狼似虎的大军,准备将红军在此一网打尽。但只会纸上谈兵的李德,明知前方是个巨大无比的口袋,却执意往里钻。而且,红军带着大量的坛坛罐罐红军,一天走不了三十里,给了敌军可趁之机。湘江一战,红军伤亡极为惨重,五万多年轻士兵将生命定格在冰冷的江山中,红军损失高达70%以上!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长征精神

乌蒙山则屹立于云贵两省之间,余脉的大雪山则向北延入四川境内,最高处近海拔3000米。乌蒙山是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大山林立,谷地深切,残丘峰林,溶蚀洼地等随处可见。红军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1935年4月份,遵义会议已经于三个月前开毕,博古和李德在红军内的指挥权被剥夺,众望所归的毛泽东重回军事指挥核心。

红军在云贵转战期间,多次将国民党军戏耍得晕头转向。四渡赤水使敌军顾头顾不了尾,完全被毛泽东声东击西的战术搞昏了头,红军得以取得了战略主动,彻底摆脱了被敌人围追堵截的被动局面。

在云贵滇一带穿梭时,中央红军一面同在湘西坚持斗争的红二、六军团保持联系,要他们南下策应,同时也和在川陕苏区的红四方面军积极互动,随时准备北渡长江进行会师,以便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赤化全四川。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湘江战役纪念馆

在首联中,毛泽东写了“万水千山只等闲”,那么现在在颔联中则有“五岭”和“乌蒙”与之对应。而且,将“不怕远征难”和“只等闲”在此具体化了:五岭虽然“逶迤”险峻,但对红军来说,无非是像腾起了几朵细细的浪花;而气势磅礴高耸入云的乌蒙山,也不过是颗小小的“泥丸”而已!毛诗之大气、雄浑可见一斑!

在这段的征途中,红军仅遇到了数十万占绝对优势的敌军的前后围堵,更有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但毛泽东都没有写这些,他着重描写了自然界的险恶和对红军的伤害,不过,在红军的战斗精神面前,这一切都不足挂齿,只是“细浪”和“泥丸”而已。

著名作家、《李自成》作者、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姚雪垠曾对毛泽东这两句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说:“这两句不知诗人是如何想象的,令我拍案叫绝,我愿为这两句诗痛饮一杯!”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作家姚雪垠

颈联: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上面的颔联中,“五岭”和“乌蒙”对应了首联中的“千山”,在这两句中,则有“金沙”和“大渡”与首联中的“万水”相呼应。

在诗词格律中,工整对仗是基本要求,“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这两句是全诗最为工整的,“金沙”对“大渡”,“水拍”对“桥横”,“云崖”对“铁索”,“暖”对“寒”,异常贴切,这体现了毛泽东深厚的诗词造诣和扎实的旧体诗功底。

说起来,这里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故事,在毛泽东的原诗稿中是“金沙浪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有一位历史学家罗元贞先生在1952年元旦写信给毛泽东祝贺新年,同时提出建议,把“金沙浪拍云崖暖”改成“金沙水拍云崖暖”,因为本诗中别的地方已经出现“浪”了。毛泽东接信后非常高兴,一周给罗先生回信:1月1日来信收到,感谢你的好意。此复。顺颂教祺

果然,后来发表的毛主席诗词里,就改成了大家熟知的“金沙水拍云崖暖”。这个“一字之师”的故事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毛泽东虚怀若谷的大度,这也是他作为革命领袖和导师,“大气”的一个表现——当然,从诗词格律的角度,并不要求不能重叠,有的字重叠了不好,改掉为宜,比如这个“浪”字,但在本诗中,也有不少别的字重叠,但并不影响艺术魅力。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四渡赤水旧址

“金沙”一句,显然是指中央红军在1935年5月巧渡金沙江一战。诗人把这一战斗放在诗中有其特殊寓意,金沙江是长江上游,位于横断山区,穿行于四川云南之间的幽深山谷中,奔腾湍急,两岸壁立千仞,极为险峻。因江水中含沙量大,故名“金沙江”。中央红军长征中期到达此地,共找到了7条船36名船工,用了7个昼夜全部分渡江完毕。而追敌到达江边的时候,红军已经走了两天了。

巧渡金沙江之后紧接着是强渡大渡河。大渡河极为凶险,晚清太平天国冀王石达开率领的数万精锐在此陷入清军包围,全军覆没,石达开本人被凌迟处死。为遏制中央红军西向,蒋介石在此设置了重兵围困,将大渡河上唯一的铁索桥的木板悉数抽去,只剩十三根光溜溜闪着寒光的铁索,叫嚣要让“朱毛作第二个石达开”。但英勇的红军不畏强敌,十八勇士冒着枪林弹雨攀着铁索冲到对岸,占领了敌军的桥头堡,红军就此顺利渡过了大渡河。

巧渡金沙江和强渡大渡河之后,红军基本将围追堵截的敌军彻底甩开,从此不再担忧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各路军阀的重兵围剿。接下来,红军即将进入荒无人烟的川藏交界处,那里没有人烟,没有给养,没有庄稼,只有雪山,只有草地,只有少数民族的土司时不时打来的冷枪,红军在这里的牺牲并不比从前少多少。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巧渡金沙江纪念雕像

大文豪郭沫若在仔细读了毛泽东的这首《七律·长征》后,非常关注,也曾大量阅读本诗的相关解读,结果发现了一些问题:凡是解读这首诗的人,都对藐视困难给予了充分的解释和诠释,但对于重视困难,则很少涉及。

以下是郭老的原话:

毛主席的长征诗写在一九三五年十月,寓有战略上藐视困难,战术上重视困难之深意,视五岭之逶迤如腾细浪,视乌蒙之磅礴如走泥丸,此藐视困难也,忆及金沙之巧渡,大渡河之抢渡,则是重视困难也。以往解释这首诗的人,对于革命者藐视困难一面,应该说说和颇详,而对于革命者重视困难一面,则多言之不足矣

仔细读过郭老的品评,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专家学者们往往停留在毛泽东对敌人和困难战略的藐视上,而战术上的重视则少了一些。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郭沫若

尾联: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两句中,毛泽东用了一个“更”字,使全诗达到了最高潮。

从前面各联各句看,先是概述红军虽难而不惧,然后分述“五岭”、“乌蒙”、“金沙”、“大渡”之险,然后一律加以藐视,都是先低后高,先抑后扬,最后是“更喜”,中央红军翻过岷山,长征即将胜利结束,于是红军全体指战员“尽开颜”。情绪一直在攀升中,攀升攀升再攀升,到了这里,便攀升到了顶峰。

整首诗其中存在一明一暗两条线,明线都是讲自然界带给红军的困难,如前文所述之“五岭”、“乌蒙”、“金沙”、“大渡”,也包括诗中并没有写明的以夹金山为代表的大雪山和松潘大草地,其实还有一条暗线,毛泽东没有直接表达出来,那就是一直在自然界共存的人为的危险。

不要说红军长征的中前期,蒋介石聚集了数十万大军,一心想彻底剿灭红军建立属于他自己的蒋家王朝,就是到现在“更喜岷山千里雪”的时候,大西北仍有敌人在等着红军,包括马家军令人闻之色变的骑兵、胡宗南布置在川北和陕西一带的中央军,还包括被蒋介石忽悠到西北来的张学良的东北军,他们和前期的薛岳、何键、白崇禧、陈济棠、王家烈、龙云、刘湘等人一样,都是中央红军的凶恶敌人,尽管他们之间也是矛盾重重。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中央红军从岷山翻过,离陕北苏区就不远了。在一个多月前,由徐海东和程子华率领的红25军独自长征,已经先期到达了陕北,创造了长征中的一个奇迹,他们和刘志丹的会师后组建了新的红十五军团。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等领导的中央红军就是要和他们会师的。

但就算到了陕北,仍有敌人在面前,仍有仗要打。果然,不久后,在彭德怀的指挥下,红军大败西北马鸿宾和东北王张学良的军队,毛泽东十分兴奋,当即赋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此时的中央红军已经胜利在望,但事实上的长征之路,永远没有尽头。同一时刻,任弼时、贺龙、萧克的红二方面军和徐向前、李先念的红四方面军还在艰苦卓绝的长征途中,三大主力红军的大会师、红军长征正式结束还需要整整一年的时间!更何况,后来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建设新中国,哪一步不是长征呢?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

萧华在《长征组歌》的“到吴起镇”中这样描述这一段喜悦时光:

锣鼓响,秧歌起。黄河唱,长城喜。

腊子口上降神兵,百丈悬崖当云梯。

六盘山上红旗展,势如破竹扫敌骑。

陕甘军民传喜讯,征师胜利到吴起。

南北兄弟手携手,扩大前进根据地。

红军到达陕北的意义极为深远,陕北逐渐取代了赣南闽西中央苏区,延安而将取代瑞金成为又一代革命圣地。结束了长征的红军此刻把目光聚焦到民族危亡上,日军步步进逼,华北局势日益严重,中国共产党已经做好准备,为了民族大义,愿意和国民党化干戈为玉帛,共同抵御外侮。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革命圣地延安

毛泽东,作为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思想家,深为中国人所爱戴,同时,作为杰出的文学家、书法家和诗人,也同样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赞赏和崇拜,他的诗词传世很广,稍有文化的人都能随便吟诵几句。

他的作品意境开阔,极有高度,是现代文学作品中浪漫主义的顶峰。不管是《沁园春·雪》还是《水调歌头·游泳》,从《卜算子·咏梅》到《沁园春·长沙》到《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亦或是《七律·到韶山》以及《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都是上品中的上品,值得反复吟诗,反复揣摩,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这首毛泽东诗词里的极品、仅仅56个字的《七律·长征》无疑是他所有作品中的最具代表作的,短短的四联八句就道尽了红军长征的无比艰难和对困难的极端藐视,全诗集中表达的意思其实和他在其它作品中表达的一致,都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在毛泽东著名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中,最后强调: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同样,毛泽东在为七大所做的政治报告中也提到了愚公移山的精神,《愚公移山》后来也成了著名的“老三篇”的组成部分。

精神和主旨,《七律·长征》和《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以及《愚公移山》等毛泽东大部分诗词作品,都是一样的。

七律·长征:主席诗词的巅峰,红军不灭,天佑中华

毛泽东《卜算子·咏梅》

《七律长征经典古诗词(七律长征古诗词带拼音)》: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