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和珅简介正文

度浮桥至南台的古诗(度浮桥至南台古诗翻译)

度浮桥至南台的古诗(度浮桥至南台古诗翻译),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闾山世界

闾山世界 仙都二十八景之二十五

嘉庆间,谷口秋霁,桥笼重雾,山色皆失。俄雾散,江上出岫,云气如练,现浮屠金顶,瞬息高出云表,合十二级。色如虹,绕塔尽映楼阁,千层万叠,须臾万状。少时,碎如锦片,都灭。烟波微茫,其间有穴,幽深莫测,凉气汩汩,触抵面颊。俱惊怪。争睹为奇。或曰东南江海之滨,有闾山通天玄门谓天门,三千年乃得一见。得之,鸡犬升天,殊难遇也。勇者争潜,往往得去。至暮观者如堵,忽阴风飒飒,怒浪排空;洞口翕合,腥臭扑颊。一物踊出江面,壮大如楻,长数十丈,巨口广尺。仆至桥栏下,皆胆裂哄散。殆前后所失,皆怪所噏。或曰蜃也。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传说中消失了的闽江鸡倦山(虚拟)

又传江心有屿,谓鸡倦山。其山有岩,岩生奇木,木产异果,俗呼滑滑籽。岩下细窍,清流濯焉。夤夜天鸡出则张大,食木籽盥羽漱焉,昂立岩上啼,辄天下鸡皆啼,入则闭焉。时闽鸡不伺晨,盖其故也。晋时有渔父闻鸡而见穴,蜿蜒入底,乃见闾山世界。神仙方士甚多,广成子、赤松子、王乔、庄周、列御寇、安期生、徐福、秦皇、汉武、东方朔、李白、李贺、陈夫人、张圣君皆在,宝珍无计,变化万端。民意窃之。逐去,归则千年矣。而山沉底,仙凡遂绝。两岸鸡始啼也。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闽江下的闾山洞府,堪称福建的“桃花源”

奇之,因问闾山何在?父曰谷口江底是也。夫江底何曾有山耶!固疑之。辽东或有闾山者,则非陈夫人所适也。后获闾山天威《开坛科》曰:

闾山原在江中心,要开之前三年春。

三千年满开一度,有人得见闽江清。

自古有缘相会遇,闾山开时救万民。

天威法坛传角韵,祗迎圣驾降来临。

又曰:

天上至尊是玉皇,人间最贵是君王。

天下鬼神皆敬仰,唯有闾山做主张。

稽诸道藏,乃知其肇闽先世巫祝,筑基净明、灵宝,祀九郎法主。传出闽江之底,惟道人得见。奉许逊为道尊,陈夫人、张圣君、陈三娘、林九娘皆其徒属。教自闽出,泽被赣浙苏湘数省,及於粤台港澳南洋,信众巨亿也。

噫!闽之险胜,莫此为要。无诸肇基,馀饍灭国,固在天时,亦地利也。百战而王,世所必争。王审知、赵昰、隆武莫不如此。耿精忠累世王封,甘心叛逆,分扰浙赣,及于皖,设非师武臣力,蔓延曷极。迨及破水口,乃知事无可绾,肉袒以降。民国二十二年,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据闽反蒋,所恃者亦江流也,会闽都陷,辄水口、谷口皆主战场,尸骸枕籍,血浸闽江,亡魂何多,江底世界可知否?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闽越图腾始于蛇,敬之,杀之,皆为信仰

夫《周礼》云:“辩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汉许慎《说文解字》曰:“闽,东南越,蛇种,从虫门。”溯其源有三:一为建溪,一为西溪,一为沙溪,三江合流延平津,乃称闽江。干流千里,流经十万里。盖先民据江而狩,山深林老,虎豺肆虐,人兽相克杀,乃以蛇为图腾,今江之滨陈迹犹著。周称东越,成王封熊绎於楚蛮,姓芊氏,居丹阳,其五世孙熊渠得众心,乃兴兵伐庸扬粵至於鄂;熊渠之后叔熊,自濮如蛮,子孙分为七种,故谓之七闽。后勾践七世孙无彊战於楚威王,败而被杀,遂有吴越之地,越王族南奔,入闽,霸闽越,而自立闽越王。秦取百越,置闽中郡。闽越人乃世居此,秦汉时门临江水,窗含远山,有秦淮之胜,而无吏役之烦。迨及归化,辟驿站连官道通省,则中原遗民杂然。今畲人实闽先裔也,上游延平、三明则客家居焉。百舸争流,商贾云集。世乱多匪,龙蛇竞生。近世电站始建,故地多浸没,航运遂绝,而风景尤动人。嗟乎!吾邑古田,故峒之野。八闽重镇,闾山仙府。枕五华而控屏南,踞九龙以望天山;拥无数春声秋色,阅不尽汐落潮生。东南佳胜,何可过之?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作者用古体记录故土逸事。有些童鞋是不是看不懂捏? 小编准备了另一个版本

清代嘉庆年间,谷口秋雨初晴,桥上雾气重重,远近山峦都不见了。过一会雾气渐渐散开,闽江沿岸现出山尖,云气翻涌如练。浮现佛塔金顶,瞬间高出云层之上,共有十二级,如彩虹环绕宝塔,映现数不尽的亭台楼阁,千层万叠,变化无穷,目不暇接。不一会又碎如锦片,刹那间无影无踪。这时江面烟波浩渺,江心露出一个怪洞,幽深莫测,凉气如缕如丝,直扑桥上围观者的面颊,人们又惊讶又好奇,都争先恐后赶来。这时有人说:“道书上说东南江海之滨,有通往闾山的通天玄门,号称天门,三千年才能见上一次。若能遇到,鸡犬都能升天。这真是机缘难得啊!”于是有胆色的人无不争着游过去,瞬间就消失在黑洞中。到傍晚,围观者越来越多,桥上人满为患,忽然桥下阴风飒飒,怒浪翻腾仿佛要冲上天去,洞口开始一张一合的,一股浓烈的腥臭扑面而来,有一只怪物踊出江面,有农家盛稻谷的楻那么粗,身长多达几十丈,嘴张开有好几尺宽,扑到桥栏下,撞得桥上的围观者心惊胆裂,顿时一哄而散。人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此前游入洞口的乡人,居然都落到怪物的嘴里!事后据说,那怪物正是传说中海市蜃楼里的“蜃怪”。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闾山意象,是上古“小国寡民”的残痕

相传江心原有岛屿,叫鸡倦山。山岩生长一种奇木,结的果实叫滑滑籽。岩下有一小洞,淌着清泉。每当夤夜时分,天鸡出来小洞就会张大,然后啄食树上的滑滑籽,就着清泉盥洗羽毛,漱漱口,清清嗓,站在岩上昂然而啼,普天下的鸡才叫起来。之后天鸡又回洞里,洞门关闭如初。那时福建的公鸡早上不打鸣就是这个原因。晋朝时有个山民早起,见到天鸡从洞里出来,便偷偷下洞里,不想里面别有洞天,一番迂回曲折,竟来到闾山世界,见到很多古代的神仙方士,广成子、赤松子、王子乔、庄子、列御寇、安期生、徐福、秦始皇、汉武帝、东方朔、李白、李贺、陈夫人、张圣君都在,珍奇宝物不计其数,且变化万端。此人一时起了贪心,被逐出,又沿着洞穴返回人世,却发现已过千年。而这座岛屿由于泄露了神仙世界的秘密,被沉没江底,神仙世界与凡人世界的联系自此隔绝,这之后闽江两岸的公鸡才开始打鸣。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闽江,宛如金龙盘绕群山

我于是充满了好奇,就问父亲闾山究竟在哪里,父亲说就在谷口的闽江水底。江底怎么可能有山呢,我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辽宁有一座闾山,但显然不是陈夫人到过的闾山。后来看到道教闾山派天威坛的《开坛科》唱道:

闾山原在江中心,要开之前三年春。

三千年满开一度,有人得见闽江清。

自古有缘相会遇,闾山开时救万民。

天威法坛传角韵,祗迎圣驾降来临。

又曰:

天上至尊是玉皇,人间最贵是君王。

天下鬼神皆敬仰,唯有闾山做主张。

然后又详加考查《道藏》,发现闾山教派发源于福建本土,是早期七闽先人盛行的民间巫统,后来在道教净明派、灵宝派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供奉闾山九郎为法主。相传就是来自闽江水底的神秘世界,只有道行高深的人能看到。许真君是教尊,陈夫人、张圣君、陈三娘、林九娘是他的弟子。该派从福建传出,影响所及浙江、江西、江苏、湖南、广东、台湾、香港、澳门,乃至东南亚,信众达上亿人。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陈靖姑祖庭虽在古田,影响力却遍及全世界

论福建的山川险胜,没有比这更重要了。当初闽越王无诸开疆拓土,末代闽越王馀饍国破家亡,看似天时也是地利使然。即使历经百战而能称王,这一带都是他们所必争的。五代闽王的王审知、南宋末帝赵昰、南明隆武帝朱聿键无不如此。清代靖南王耿精忠累世王封,甘心叛逆,兵锋所及,分扰浙江、江西,及于安徽数省,若非康熙措手得力,后果不堪设想。可是当他知道水口被清军攻破,便知大势已去,只好肉袒出降。1933年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据闽反蒋,所恃者亦山川险固,后来中央军入闽,水口、谷口又是主战场,当时尸骸枕籍,血浸闽江,亡魂何其多,江底神仙世界知道吗?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1933年,李陈蒋蔡四军头

《周礼》有云:“辩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汉许慎《说文解字》曰:“闽,东南越,蛇种,从虫门。”追溯其源主要有三条:一为建溪,一为西溪,一为沙溪,三江合流至延平津,乃称闽江。干流长达千余里,流经省内十万余里。七闽的祖先据江而狩,深山老林,虎豺肆虐,人兽相克杀,乃以蛇为图腾,今闽江沿岸陈迹犹著。周称闽为东越,成王封熊绎於楚蛮,姓芊,居丹阳,其五世孙熊渠得众心,乃兴兵伐庸扬粵至於鄂;熊渠之后叔熊,自濮如蛮,子孙分为七种,故谓之七闽。后勾践七世孙无彊战於楚威王,败而被杀,遂有吴越之地,越王族南奔,入闽,霸闽越,而自立闽越王。秦取百越,置闽中郡。闽越人乃世居此。秦汉时人民门临江水,窗含远山,有秦淮之胜,而无吏役之烦,小国寡民,倒也自在。迨及归化北方中央王朝,广辟驿站连接官道打通全省,中原遗民才纷纷涌入。今之畲人正是七闽后裔,上游的南平、三明则是客家人的祖居地。太平时期闽江百舸争流,商贾云集。世乱时土匪极多,龙蛇竞生。近世电站始建,闽江故地多被淹没,航运遂绝,风景依然动人。哎,故乡古田,故峒之野。八闽重镇,闾山仙府。枕五华而控屏南,踞九龙以望天山;拥无数春声秋色,阅不尽汐落潮生。若论东南地区佳胜,还有比它更美的吗?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历代咏闽江诗

《登郡城楼》

唐代 陈翊

井邑白云间,岩城远带山。

沙墟阴欲暮,郊色淡方闲。

孤径回榕岸,层峦破积关。

寥寥分远望,暂得一开颜。

《闽中秋思》

晚唐 杜荀鹤

雨匀菊菊丛丛色,风弄红蕉叶叶清。

北畔是山南畔海,只堪图画不堪行。

《闽江回文诗》

晚唐 徐夤

轻帆数点千峰碧,水接云山四望遥。

睛日海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双溪阁》

北宋 蔡襄

双溪会一流,新构横藓赭。

浮居紫霄端,卧影澄川下。

峡深风立豪,石峭湍声泻。

古剑成蛰龙,商航来阵马。

晴光转群山,翠色著万瓦。

汀洲生芳香,草树自闲冶。

主郡王士安,高文勇枚贾。

顾我久疏悴,霜髭渐盈把。

临津张广筵,穷昼传清斝。

舞鼍惊浪翻,歌扇娇云惹。

欢馀适晚霁,望外遗空野。

曾是倦游人,念虑亦潇洒。

《送张职方吉甫赴闽漕六和寺中作》

北宋 苏轼

羡君超然鸾鹤姿,江湖欲下还飞去。

空使吴儿怨不留,青山漫漫七闽路。

门前江水去掀天,寺后清池碧玉环。

君如大江日千里,我如此水千山底。

《水调歌头 ? 白发闽江上》

北宋 李弥逊

白发闽江上,几度过中秋。

阴晴相半,曾见玉塔卧寒流。

不似今年三五,皎皎冰轮初上,天阙恍神游。

下视人间世,万户水明楼。

贤公子,追乐事,占鳌头。

酒酣喝月,腰鼓百面打凉州。

沈醉尽扶红袖,不管风摇仙掌,零露湿轻裘。

但恐尊中尽,身外复何忧。

《游报国寺》

宋代 朱松

掩关味诗书,青简亦已槁。

相携出东城,及此风日好。

僧檐覆溪绿,共取一樽倒。

眷此山松阴,不接牛马道。

殷勤玩流光,齿发行且老。

诸公奠九鼎,帝室欣再造。

优游容我辈,放浪事幽讨。

念君东山姿,文字富天藻。

夙期在经纶,弹冠苦不早。

宁如杨子云,白首太玄草。

《渡浮桥至南台》

南宋 陆游

客中多病废登临,闻说南台试一寻。

九轨徐行怒涛上,千艘横系大江心。

寺楼钟鼓催昏晓,墟落云烟自古今。

白发未除豪气在,醉吹横笛坐榕阴。

《过南剑 ? 双溪楼水龙吟》(外一首)

南宋 辛弃疾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

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

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峡束苍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

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

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

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南剑 ? 双溪楼瑞鹤仙》

片帆何太急?望一点须臾,去天咫尺。

舟人好看客,似三峡风涛,嵯峨剑戟,溪南溪北。

正遐想,幽人泉石。

看渔樵,指点危楼,却羡舞筵歌席。

叹息。山林钟鼎,意倦情迁,本无欣戚。

转头陈迹。飞鸟外,晚烟碧。

问谁怜旧日,南楼老子,最爱月明吹笛。

到而今,扑面黄尘,欲归未得。

《茶洋驿》

元代 萨都剌

白云飞出山,怒劈苍峡裂。

幽谷湿晴云,绝壁洒飞雪。

万折入沧海,龙宫水晶阙。

簸扬弄珠人,冰帘挂寒月。

《夜泊钓龙台》

明代 陈辉

烟村带晚景,落日驻征挠。

夜色海中月,秋声江上潮。

渔灯连水岸,霜月映枫桥。

明发频回首,乡山别远遥。

《八声甘州.登闽城楼怀古》

明代 谢肇制

倚危栏万里卷西风,一片雁南飞。

望钓龙台上,江空金锁,露冷苔矶。

目断帆樯无数,来往送斜晖。

年世须更换,斗转星移。

却忆无诸开土,更黄龙白马。

况香城宫阙,绮阁与朱扉。

只留得,江山依旧。

听闲人,把酒醉题诗。

任茫茫,今来古往,何必沾衣。

《风波岭》

明代 罗明祖

危岭延十里,堪复号风波。

风撼侵星座,波飞倒汉河。

潭澄鹇沐浴,树压鼠婆娑。

祗应崎岖死,何时释网罗。

《黯淡滩》

明代 徐渭

黑鳌穴地出,噀沫从天下。

春雪趺深潭,惊雷迸铁罅。

回思身所经,险怪几日夜。

老石万片焦,飞湍千里射。

药叉窥绿渊,人命轻一诧。

或似鼓大冶,青铜沸将泻。

女蜗散馀砾,顽渣搅不化。

念彼既怃然,值兹殊可讶。

短桨起沈舟,凸字捩泪深。

因之误丝发,长与世人谢。

浪怒一何愚,终古不得罢。

有时搏阴飙,寒色惨朱夏。

借言吕梁叟,何时恣闲暇。

余虽愧达人,笑对成一吓。

《奇零草》二首

明末 张煌言

倦飞无路且投闲,沧海人来第几湾。

真觉壶中留日月,犹疑画里对江山。

飘流蛋户还相笑,偃蹇柴门长自关。

闽越波涛千里阔,那能有梦寄刀环。

壶天乍可一枝安,岐路危机转自艰。

骇浪扁舟轻似叶,重围匹马跳如丸。

创深已信伤弓数,痛定应愁卷土难。

但使胡尘终隔断,余生犹是老衣冠。

《蛟坑夜泊》

清代 纪晓岚

暝色从西来,乱山青莽莽。

滩河戒夜行,薄暮收双桨。

连朝困登陟,兹夕遂偃仰。

飞泉树杪来,一泻落百丈。

彻耳鸣琤琤,颇使心神爽。

荒戍缠薜萝,孤卒友魍魉。

喜无钲鼓音,乱此环佩响。

夜静人语稀,沙岸自来往。

流云渐欲破,山月微微上。

两月缨上尘,浩歌濯漭漭。

《闽山吟》

现代 谢觉哉

面向大海靠群山,八闽分疆多少年。

只有春雷能起蛰,才将生气满东南。

水下的闾山世界和水上的俗世倒影

《度浮桥至南台的古诗(度浮桥至南台古诗翻译)》: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