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和珅简介正文

关于送别老师的古诗(送别老师的诗句 古诗)

关于送别老师的古诗(送别老师的诗句 古诗),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原标题:雨中送别,诉不尽敬意与不舍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钱培坚

绵绵不绝的细雨中,人们脚步匆匆。

熟悉的人、陌生的人,城里的人、远方的人,纷纷奔向同一个地方——上海龙华殡仪馆大厅。冒雨自发赶来的人们,默默地排着队,静静地献上一束花,送吴孟超这位“人民的医生”最后一程。

5月26日早晨7时,记者在现场看到,距离追悼仪式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殡仪馆周围已经有不少人赶来悼念。保安告诉记者,早晨5时许,就陆续有人赶来殡仪馆。

8时30分,吴孟超院士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灵堂正中挂着吴老的遗像,照片里他身着军装,笑容一如往常和蔼。两侧挽联上写着:一代宗师披肝沥胆力拓医学伟业,万众楷模培桃育李铸就精诚大医。

灵堂没有哀乐,回荡着《国际歌》的雄壮旋律,这是吴老生前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他静静躺在鲜花丛中,面容安详。

5月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肝脏外科的开拓者和主要创始人、原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吴孟超,因病医治无效,于上海逝世,享年99岁。自那天起,在吴老最后工作过的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里,吴老的遗像前摆满了鲜花,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

肝胆相照济苍生。吴老的一生,与医学、科学相伴,书写了无数传奇。上世纪40年代,他从马来西亚回国,阴差阳错学了医;曾因为个子矮差点上不了外科手术台的他,带领中国肝胆外科走出一条披荆斩棘之路、开创了一片崭新天地;他救治过1.6万名患者,创造了中国医学界乃至世界医学肝胆外科领域的无数个第一;他获得过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96岁高龄仍穿梭于病房与手术台一线……

“如果有一天倒在手术台上,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手术室里,吴老无数次说起这句话。和“癌中之王”战斗一辈子的他,毕生夙愿是“愿天下再无肝癌”。

第二军医大学军医61大队的朱青是吴老的学生。她告诉记者,自己是军医大学第一批招收的地方学生,今天她代表几百名同学前来送别老师。头发花白的她犹记得,当年跟着吴老在实验室做实验的情景,“上世纪60年代初,大学实验室条件简陋,当时吴老只能把乒乓球熔化后注入血管做成肝脏标本。在这样的环境里,吴老教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

71岁的徐惠明今天一早就来到了龙华殡仪馆,他告诉记者,他的弟弟在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接受过治疗,今天抱着感恩的心前来送别吴老。“希望有更多像吴老一样的医生,帮助病人解除痛苦。”

70多岁的退休教师刘老伯告诉记者,以前听过很多吴老的故事:查房时会帮病人盖好被子,年过九旬仍坚持为病人手术……这些细微之处都是吴老对病人大爱的表现。“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我要来送送吴老。他治好了那么多病人,我们敬仰他,感恩他。”

“还望您像满天星一样照耀我们前行的路”“您是医学生的榜样,感谢您对医学界的贡献,您是祖国的伟人”……在吊唁大厅前的献花处,鲜花堆积如山,每一束鲜花上的留言都写满了对吴老的敬意与不舍。

前来送别吴老的市民排起百米长队,缓缓前行中,追忆着吴老常说的那段话:“我这一生有3条路走对了:回国、参军、入党。如果不是在自己的祖国,我也许会很有钱,但不会有我的事业;如果不在人民军队,我可能是个医生,但不会有我的今天;如果不是加入党组织,我可能会做个好人,但不会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分子。而从医,让我的追求有了奋斗的平台。”

巨星陨落,精神长存。

(中工网上海5月26日电)

责任编辑:王川

《关于送别老师的古诗(送别老师的诗句 古诗)》: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