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汉朝皇帝正文

与思樊有关的诗句(有关思妇的诗句)

与思樊有关的诗句(有关思妇的诗句),

唐文宗太和三年,大诗人白居易称病,回到东都洛阳,唐文宗给了他一个太子宾客的头衔。

在洛阳,白居易开始享受生活,买下一位散骑常侍的大宅子,竹木池馆,很有林泉之致。白居易在此基础上加以扩建,添加了书库、琴亭等建筑,把自己在各处任职时得到的奇石宝玩摆在园中,使其成为洛阳数一数二的豪华园林。

白居易在这里会友、品酒、听歌、写诗,快乐如同神仙一般。

白居易忍痛割爱,放走袅娜如杨柳的歌姬小樊

这一时期,白居易的身边也不缺少年轻女子,其中最有名的一个是樊素,另一个是小蛮。

《本事诗》中说:“姬人樊素善歌,妓人小蛮善舞”,白居易曾经为她们写过“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诗句。不过,我们在白居易的诗作中并没有找到这一句。此外,在这段时间,白居易身边还有一位名叫春草的小妓。

白居易潇洒了将近十年,《旧唐书》记载,到了开成四年的冬季,他突然中风,侥幸没死,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拣回一条性命。

这时,白居易六十八岁。疾病让白居易反省自己的生活,反省人生,感觉时日不多。病情稍稍好转,他提笔为自己写好墓志铭,放走了樊素和小蛮,开始专心于佛教和老、庄之学。

白居易抛却红颜,实出无奈,舍弃的过程中其实充满了留恋和惆怅,尤其是与樊素的分别,过程十分痛苦。

白居易因此写下一首《不能忘情吟》,在序文中有“不能忘情”、“事来搅情”、“情动不可柅”等描述,显示出一副缠绵之态。

白居易忍痛割爱,放走袅娜如杨柳的歌姬小樊

这一年,樊素才二十多岁,姿态优美,善于演唱《杨柳枝》。从她对白居易的表白来看,她在诗人身边已经陪伴了十年,也就是说,她刚到白居易身边的时候,只有十几岁。这一点也可以从他的老朋友刘禹锡的《寄赠小樊》中找到佐证:

“花面丫头十三四,春来绰约向人时。终须买取名春草,处处将行步步随。”

樊素哭着不肯走,白居易只好留下她,但与享乐比较起来,性命当然更重要一些,所以他最终还是把这个被人称为“杨柳枝”的樊素打发走了。在一首《别柳枝》中,白居易写道:“两枝杨柳小楼中,袅袅多年伴醉翁。明日放归归去后,世间应不要春风。”

对此,熟知白居易和樊素底细的刘禹锡赋诗调侃道:“轻盈袅娜占春华,舞榭妆楼处处遮。春尽絮飞留不得,随风好去落谁家。”

正当妙龄的樊素,在离开白居易之后自然不会寂寞,却不知这个轻盈袅娜的女子会落到谁人之手。刘禹锡显然是拿这件事取笑白居易。

白居易忍痛割爱,放走袅娜如杨柳的歌姬小樊

白居易倒也看得开,写诗回应道:“柳老春深日又斜,任他飞向别人家。谁能更学孩童戏,寻逐春风捉柳花。”

自己已经是黄昏之年,该舍弃的自当舍弃,至于樊素的归宿,只能随她选择。白居易是明智的,所以他能在中风之后还活了八年,在那个时代实在难得。

于左

《与思樊有关的诗句(有关思妇的诗句)》: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