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汉朝皇帝正文

宿五松下荀媪家古诗(宿五松下荀媪家的拼音)

宿五松下荀媪家古诗(宿五松下荀媪家的拼音),

李白歌咏皖南铜陵五松山 唐代大诗人李白自称“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在许多著名山峰留下了足迹。然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一些当初并不知名的山岭曾因诗仙的登临赏识而声名远扬,位于皖南铜陵的五松山就是如此。

明万历《铜陵县志》记载:五松山,铜陵县东南四里,东临天井湖,西临玉带河,背后与铜官山相眺。《舆地纪胜》一书曰:山旧有松,一本五枝,苍鳞老干,黛色参天,故名“五松山”。

“五松山”是由李白命名的。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李白应友人邀请出游铜陵,写下了《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一诗:“安石泛溟渤,独啸长风还。逸韵动海上,高情出人间。灵异可并迹,淡然与世闲。我来五松下,置酒穷跻攀。征古绝遗老,因名五松山。五松何清幽,胜境美沃洲。萧飒鸣洞壑,终年风雨秋。响入百泉去,听如三峡流。剪竹扫天花,且从傲吏游。龙堂若可憩,吾欲归精修。”

铜陵之地当时隶属宣州南陵县。常赞府名常建,时为南陵县丞,与李白过从甚密。常建也是一位诗人,著名诗句“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就是出自他的笔下。李白与志趣相投的“傲吏”同行,畅游五松山,不由诗性大发。关于五松山的方位,李白在诗题中自注:“山在铜井西五里,有古精舍”。诗仙的眼中,五松苍劲,林壑深幽,山风轻拂,泉水叮咚。如此美景,连当时被称为“山水奇绝处”的浙江沃洲山也无法与之媲美,怎不让人迷恋?

在五松山,李白呼朋唤友,把酒临风,唱和酬答,尽兴而为。或结伴“载酒五松山,颓然白云歌。”(《五松山送殷淑》)或共赏同享“千峰夹水向秋浦,五松名山当夏寒。”(《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卧听松风,抚酒惜月,流连其间,醉而忘返。

李白结缘五松山,不仅是山中景致,还因为苍翠挺拔、昂首傲立的“五松”可以寄托情怀。在《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中,李白写到:“为草当作兰,为木当作松。兰秋香风远,松寒不改容。松兰相因依,萧艾徒丰茸。”不难看出,其中对于松兰的褒扬和对于萧艾的不屑,蕴含着对坚贞高洁的品格的赞颂和对权贵的蔑视。或许,傲岸不群的李白是以“寒不改容”的苍松自喻吧。

最能打动李白的,还是五松山下善良的村民、淳朴的乡风。应该是在上元二年(公元761年) ,已经62岁的李白再次来到铜陵。此行不同往常,没有好友官员陪同,也不见乡绅名流馈赠。从起初“仰天大笑出门去”奉旨进京到壮志未酬被“赐金放还”,从获罪流放到遇赦得归,历经一路的坎坷多变,感受着人生的起落无常,李白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诗人的处境有些窘迫,情绪也比较低落。

那是一个秋季,李白投宿于五松山下的农户家中:“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宿五松山下荀媪家》)无须华丽的文字平实可亲,不曾激越的语气深沉隽永。农家的艰辛,荀老妈妈的热情,诗人的真切感受,处处关乎人生冷暖,无不紧紧扣人心弦。显而易见,落寞之时的一盘菰米饭,远胜过昔日满桌的珍馔佳馐。在农家老妈妈面前,生性狂放、洒脱不羁的李白一反常态,但是率真依然,其罕见的谦恭神态和固有的平民情怀尽显无遗。透过短短的几行诗句,依稀可见诗人有些湿润的眼眶。

李白还作有《南陵五松山别荀七》一诗:“君即颍水荀,何惭许郡宾。相逢太史奏,应是聚宝人。玉隐且在石,兰枯还见春。俄成万里别,立德贵清真。”依依惜别,频频宽慰,字里行间,意长情深。也许,荀七就是那位荀媪的儿子吧。

据专家考证,李白一生中曾三次游历铜陵,留下吟咏铜陵及与铜陵有关的诗作达十三首之多,其中八首涉及五松山。有人推断,李白曾寓居于五松山下。从那些诗句中不难看出,诗人与当地民众结下了深厚情谊。

李白关于五松山的名篇佳句,吸引了众多文人墨客慕名前来。苏轼在《题陈公园》中写到:“落帆重到古铜官,长是江风阻往还;要使谪仙回舞袖,千年翠拂五松山。”汤显祖也留下了《过铜陵》一诗:“夕向燕支夹,遥分白马耆。沧浪荷叶点,春色凤心知。邑小无城郭,人欢有岁时。谁怜江上影,悬弄五松枝。”

据相关史料,唐至德年间,五松山建有太白书堂。相传,北宋诗人黄庭坚曾于书堂留题双墨诗竹,南宋诗人王十朋以“五松人忆白,双竹句思黄”一联记叙此事。后来,人们还在五松山上修建了太白祠。北宋名臣李纲在《游五松山观太白祠堂》中留下了“作诗几千篇,醉笔笼万象。迄今有遗祠,识者共瞻仰”的诗句。

铜陵处于江南丘陵地区,境内山岗众多,以铜矿著称于世。李白“铜井炎炉歊九天,赫如铸鼎荆山前”(《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以及“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秋浦歌》)等诗句就是对这座古铜都当时冶炼场景的生动写照。城区里最高山峰为海拔495.7米的铜官山,因早在西汉时期朝廷在此地设“铜官”而得名。此外,还有螺丝山、笔架山、板栗山、杨家山、金口岭等,它们与天井湖一起,以秀美的湖光山色点缀着这座精致的江南小城。如今的铜陵市,有不少以五松山命名的场所,如五松山剧院、五松山宾馆、五松山大道、五松新村等。但是,你若问起五松山位于何处,则难以得到明确的回答。这个问题似乎成了一个难以破解的谜团。时隔千年,一座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现代都市已经覆盖了旧时的乡野山村。

遥想当时的五松山,兴许与铜官山下众多的其它山丘或山坡一样,并不高大,可能在一般人看来也其貌不扬。可是,就是这样一座看似普通的山岗却因与李白相遇而散发出非同一般的独特魅力。有人推测,五松山余脉尚存,在现今的天井湖公园一带。也有人认为,随着城市的崛起和发展,五松山早就湮没在过往的尘烟中,现已无影无踪。让诗仙如此钟情的五松山,竟然无法寻觅,不见真容,许多人为五松山悄然隐匿而深感遗憾。可是,当面对那些风韵不再、面目全非的所谓遗迹时,又何尝不是一种失落呢?实际上,有时相见反倒是不如怀念。毕竟,那种情境只会存留在往昔的时光里,那种美好只是珍藏在怀旧的情结中,流年似水,一去不再,历久弥新,何曾遗忘。蓦然回首,虽然有些茫然惆怅,每每回味,仍旧让人怦然心动。

“我爱铜官乐,千年未拟还。要须回舞袖,拂尽五松山。”这是李白的《铜官山醉后绝句》。令人称奇的是,诗仙所言果真灵验。莫非,山与人也能互为知己?五松山仿佛带有灵性,于不知不觉间,追随着李白的行迹,从尘世间抽身而去,远离了我们的视野。然而,它带着唐风遗韵,在时空中穿越,在回望中再现,在诗意中常驻。留下的,是美丽的想象,是温情的追忆,是心灵的慰藉,是岁月的风雨难以磨灭的久远怀念。

附:李白关于五松山的8首诗作

1、《纪南陵题五松山》

2、《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

3、《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

4、《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

5、《五松山送殷淑》

6、《铜官山醉后绝句》

7、《南陵五松山别荀七》

8、《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宿五松下荀媪家古诗(宿五松下荀媪家的拼音)》: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