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汉朝皇帝正文

关于渡口修林的古诗

关于渡口修林的古诗,


罗中玺:北盘江上源,自然生态景观

都格镇与可渡河


北盘江发源于云南省东部的宣威马雄山西北麓,称可渡河,流经滇东宣威的普立至黔西南水城的都格处,与盘县而来的拖长江汇合,流经水城、普安、晴隆、关岭、贞丰、册亨、望谟等地界,最后经红水河汇入珠江注入南海。

与河谷宽阔,水势轻缓的南盘江三江口相比,北盘江的起始点都格则是以滩多流急、河床深切的峡谷为主。无论从可渡河桥上还是从拖长江桥上四处打量,其两岸均悬崖峭壁,山如斧削,势如天然巨画;河中大小石头被河水打磨得滚圆,有的重达百余吨,湍急的河水碰撞在石头上,恰如苏东坡描绘的“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壮丽场景。

都格西与云南省宣威普立隔可渡河相望。可渡河顾名思义,是“可渡”之河,但在历史上,滇黔交界的可渡河并非到处都可渡,“可渡”的只有两个点,一个是水城坪寨乡境内的自然生成的渡口,另一个就是可渡河与拖长江汇合处的都格,其余江岸便是几百米高耸的垂直切壁。因此,独特的地理位置,使都格成为滇黔两省边界重要的物资集散地。西面隔河数公里来这里的云南人贩卖的是宣威火腿及大萝卜(据说一个萝卜有重达10余斤的,剥开厚皮后可生吃,一层甜一层辣),都格周边村民在这里贩销的主要是本地特产洋芋、黑色玉米、彩色辣椒和瓜果等。都格虽位处贵州、云南两省交界处,边界贸易频繁,且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亦夹有云南、贵州水城的口音,然在族源上,他们则大多属广西岭南越民的后裔。据《水城志》记载:2000多年前的秦王朝时期,为了加强统治,秦始皇曾用50万大兵分为5路进攻岭南一带,设置桂林、象郡、南海三郡,并从中原迁来大批汉人与当地越人杂处,以同化越人。在这种情况下,生活在岭南的不少越民只好往地处深山河谷地带的牂牁、夜郎地区转移,而都格在历史上属夜郎的一部分。魏晋南北朝时期,居住在都格这里的越人被称之为“僚”,隋唐时期称“西南蛮”,宋元以后称“蕃”、“仲家蛮”,明、清时期称“仲蛮”,1953年,国家统一用“布依”作为该民族的称谓。现都格乡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体的民族乡。

布衣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和端阳节,居住都格的布衣青年男女穿着艳丽的民族服饰,犹如遍开斑斓的野花,与来自毕节威宁、云南宣威和水城坪寨附近乡邻的彝族、苗族和汉族等同胞一起,云集于可渡河北岸的野鸡坪草场上饮酒对歌,他们用优美流畅的山歌表达爱情、交流思想。成千上万的各族群众歌声此起彼伏,使天高地阔的野鸡坪沉浸在一片山歌的海洋之中。

罗中玺:北盘江上源,自然生态景观

野鸡坪


从北盘江的上源都格出发,顺流而下28公里之后,我们路经位于六盘水市营盘乡的幽燕谷,这是北盘江的第一个大峡谷。峡谷内,峰林怒拔,崇山峻岭依岸对列,喀斯特及丹霞景观相映生辉。整个河谷地面的垂直高差有300多米。水势变化无常,时急时缓。云腾雾绕间,全长468米,主跨236米的亚洲第一高铁路桥,犹如一道长虹横跨两山之间,它牵乌蒙、跨天堑、锁定深山峡谷,架通了南昆铁路的出海大通道。

伴着一辆辆呼啸而过的火车,拥有着这座亚洲最高铁路桥的营盘乡,在中国铁路史上创下了多项纪录:作为国内唯一的一条盘山铁路,水柏铁路沿山而上,在方圆仅有10公里的范围内,上下盘了3个圈,这也使营盘乡成为了世界上人均铁路里程最长的地方。在营盘乡境内36公里的铁路线上,就设有茅草坪火车站、渡船寨火车站、营盘火车站等3个火车站,共有大小隧道14个,大小桥梁25座,为中国铁路之最。当然,铁路带给营盘乡的,并不仅仅因为工程学上的这些数字,作为一个穿越贫困山区的交通运输项目,水柏铁路就像一条生命线,从它开工的第一天起就打破了营盘山区的宁静闭塞,把山里的营盘与山外的世界连结起来,从而改变了营盘村民们的生活。

在经历了雄奇壮观、陡峭险峻、茂密幽深的营盘峡谷风光之后,我们来到了野钟。据说野钟名称的由来出自野钟峡谷的一个洞里有尊钟形乳石,它色泽如玉,称为玉钟,而当地人的发音则为“野钟”。野钟有着北盘江大峡谷高耸的崖壁,连绵的奇峰和奇险的水流,其峡谷景区是乌蒙山国家地质公园的核心区域之一。而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黑叶猴以及二级保护动物猕猴、小灵猫、斑羚、林麝等珍稀动物就生活在这里的峡谷沿岸。

猴是人类最近的亲属。了解它们,就是了解我们自己。然而,世界上许多种类的野生猿猴已经和正在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亚洲独有的灵长类动物黑叶猴就面临着这样的命运。

黑叶猴又称乌猿,“黑如漆,白须长尾”, 其体形小巧可爱,头顶—撮毛发俏皮地直立着。它们成群结队,或在崖壁间觅食休憩,或在枝头上纵跃嬉戏。在悬崖绝壁之间如履平地,来去如风。 历史上,黑叶猴曾广泛栖息在广东、广西、海南、贵州等热带、亚热带森林繁茂,灌木丛生,山势险峻,岩洞较多的石灰岩地区。但随着工业的污染,原生植被的破坏,农田开发面积的日益扩大,新修公路的不断延伸,致使这些大山精灵的栖息地在不断丧失、退化。越来越狭窄的生存空间直接导致了黑叶猴整个群体繁衍能力的急剧降低,使黑叶猴的数量越来越少,目前全世界仅存2000多只,被联合国红皮书列为了濒危动物。

罗中玺:北盘江上源,自然生态景观

野钟峡谷

在野钟,我们偶尔还能在两岸的悬崖上看到当年开采铅锌矿留下的矿洞和栈道,一些原生植被被砍伐之后所留下的痕迹。但如今,这些遗迹已经渐渐被越来越茂密的树林所掩盖。现在,野钟自然保护区拥有贵州最大种群的野生黑叶猴,这里是黑叶猴的一方乐土,河谷两岸奇峰怪石,林木葱翠,溶洞成群以及峭岩间的平台,正是“攀岩高手”黑叶猴理想的栖身之所;北盘江两岸,多脉榆,黄连木,灯台树,这些在喀斯特地理环境中生长的高大乔木,不仅为黑叶猴提供了庇护的场所,也为它们提供着可口的嫩叶和野果;而当地百姓对于黑叶猴也有一种天然的喜爱,从不去伤害他们,这个近乎完美的家园,使野钟境内近年来黑叶猴繁衍十分兴旺,种群和数量都有了明显增加。

据野钟乡黑叶猴保护区的管理人员介绍,在1984年,这里的黑叶猴数量是8群73只,2004年,已扩大到15群109只,现在的数量包括像弥猴、藏酋猴等很多野生动物在内也在进一步扩大。

黑叶猴等野生动物的增加,离不开保护区周边的环境改善。经过多年的保护建设,我们已经完全看不到昔日铅锌矿的影子,看不到乱砍滥伐的现象。碧绿的山涧流水与高大雄伟的石灰岩断层、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飞禽走兽等共同勾画出了自然奇妙而又和谐的风景。是的,黑叶猴不仅与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家园,更为重要的是,同样作为灵长类的一员,它们是我们认识自身的一面镜子。虽然任重而道远,但无论如何,我们已经走在了保护野生黑叶猴和维护自然生态平衡的路上。同时,葱茏的植被也使流经这里的河水变得清亮起来,成了鱼类快乐成长的地方。现在,我们在经过江岸野钟发射村时,不少当地人称下河捞鱼时,几十斤重的大鱼很常见,甚至说有“像一条船那么长,重达上千斤的鱼”,不管这是夸张还是真有其事,这一切都说明了这里自然环境已成为诸多动物生长繁衍的良好场地。

罗中玺:北盘江上源,自然生态景观

野钟黑叶猴自然保护区

除了黑叶猴保护区外,野钟给我们印象最深的还有那纵横交错,沿山而上,连绵不断的大片梯田。贵州的梯田虽然没有像云南元阳梯田、广西龙胜梯田被外界所熟知,但其美景完全不逊与前者。蓝天白云下,只见绿色的田埂象画框一样勾勒出梯田的轮廓,弯弯曲曲、层层叠叠。由于海拔高低不同,地形北高南低,地势沟壑起伏,同处于一座山坡的梯田,颜色由浅变深,形态各异,连同散落于田间宁静的山村小寨、木楼瓦舍,共同组成了一幅幅“人间世外桃园”的中国山水画。

走进村寨,道路两边的苦荞和麦子都已经长得半人多高了。风一吹,层层叠叠的荞和麦就像青纱一样在山间舞动,让我们仿佛置身画卷之中。此时,村落中的木楼在周围甜瓜大棚、茂竹修林的映衬下,正升起股股炊烟……

《关于渡口修林的古诗》: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