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汉朝皇帝正文

描写杭州的诗句古诗词(描写知己的诗句古诗词

描写杭州的诗句古诗词(描写知己的诗句古诗词,
白居易:忆江南,最忆是杭州

白居易写过三首《忆江南》,此其二。三首《忆江南》皆是因他在杭州上任所作,表达了他对水秀江南的思念。江南的山水,从古至今一直吸引着世人,认为走进江南便是梦回古代,听着软管吴语,读着唐诗宋词,便暂时与喧嚣的现世隔绝。但也有人,看过西湖十景,走过流水小巷之后依旧一无所获。去西湖的人,一半为白娘子和许仙而去,一半人因灵隐寺而往,她们深信在雷峰塔下可以寻得良缘,入了寺门便可结缘净土,殊不知千年来沉淀于西湖的文化,才是它的灵魂。若只是去看风景,又何必非要到西湖?各地的山水皆可以给你想要的结果,洗涤你一路的风尘。

人说,杭州是山城,是水城。春有百花鲜,夏有绿叶莲,秋有桂花香,冬有残雪来。喜欢三四月的杭州,满城花絮,似桃花灼灼其华,待繁花谢尽,又是满城的绿,恍如置身山林古刹。在杭州,你会感觉离山近,离水近,离寺近,离花近,离过往近。走进桥头,是宋朝时光;走出巷尾,则是现世喧哗。恰如旧时所言,江南,不来还不会想念,来了便再不愿离开。走的时候,我将自己抽离,我不愿再去江南,我有自己的城,寂寞的小城。不愿因为几本诗书,几段纸上相逢的缘分,而辜负候我半生的城。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清秋时节,丹桂飘香。词人游赏西湖山水,于灵隐寺寻桂,登临郡亭,枕卧其上,观钱塘大潮,却不知何日才能故地重游,揽怀清风明月?

白居易:忆江南,最忆是杭州

宋代钱易《南部新书》云:“杭州灵隐寺多桂,寺僧曰:月中桂也。至今中秋往往子坠,寺僧拾得。”故此灵隐寺中素有月中坠桂子之说。词人亦曾为此而来,至于是否寻得,皆已随时光流逝,纵算有幸听得一二,也未必真实。岁月不会告诉你我所有的谜底,因为那时的它还未曾知晓,而它解开真相的时候,你我早已不在。

他卧枕在郡亭之上,看一年一度的钱塘大潮, 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清。海面雷霆聚,江心爆布横。波澜壮阔的钱塘大潮就像他年青时的雄心壮志。奔腾似虎,激流勇进,仕途的坎坷又怎抵得过千军万马之势。他说:“早潮才落晚潮来,一月舟流六十回。不独光阴朝复暮,杭州老去被潮催。”枕上看潮,倘若再多上一壶酒,那画面该是何等逍遥?结句:“何日更重游?”水到渠成,道出他居洛阳时对杭州的思念。时光易逝,可已经远去的岁月不会重来,纵使策马扬尘赶来,他也已成了过客。唯有杭州的百姓铭记着他,留存了他的功绩。他疏浚古井,解决了当地百姓的用水问题,又于西湖筑堤,缓解淤塞。苏堤、白堤,他和苏轼李泌一样皆是被载入西湖的功臣。他们给世人一方山水,世人则还他们万世流芳。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我们遗落在江南的是什么?是一件古衣?是一剪宋朝的时光?还是一段在水乡丢失的情缘?我们跋山涉水,离开故土去寻觅,归来时,有几人满载而归?我遗落在江南的是一段情,那么这情又因谁而起呢?时至今日,依旧无从得知。初去江南时,是为了却今生情缘,到了才发现有些相思,是前世因果。脚步在似水年华里停留久了,过往的决绝都成了割舍不下的牵挂。

白居易:忆江南,最忆是杭州

我只是一个误入江南的男子,所有的羁绊,都是我过度的执着。读了几卷诗书,喝了几杯薪茶,走过几程山水,遇见几个多情婉转的女子,便认定所有的初见都是远别重逢。我该怎样结束这段飘渺的旅程?我可以不去回想,但我不能阻止自己翻阅词章里的故事,故事里有临水的楼阁,有青石板铺就的雨巷与黛瓦粉墙。丹桂远去,银杏凋零,还未落雪的冬日,注定会比往年漫长。

“淡淡秋风微雨过,流光瘦减繁华。”曾被一篇《一剪宋朝的时光》牵引着梦回江南,跌入唐风宋月。又拉着最忆杭州的他,走着没有走完的巷子,遇见结着丁香一样愁怨撑着油纸伞的女子,尽管已是困倦不堪,却誓死不愿睡去。

我告诫自己,切莫执着,那些听过的曲子,那些尚不认识的人,有一天,终会相逢。可我怕那时的自己,已是时过境迁,再无今年的情思。过了今夜以后的相见,皆是晚到的重逢。时光无涯,我们谁都不愿自己赶到的时候,那个说要等你归来的人已经离开。

《描写杭州的诗句古诗词(描写知己的诗句古诗词》: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