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汉朝皇帝正文

月满西楼古诗词翻译(古诗词月满西楼李清照)

月满西楼古诗词翻译(古诗词月满西楼李清照),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

有明月、怕登楼。

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

燕辞归、客尚淹留。垂柳不萦裙带住。

漫长是、系行舟。

吴文英 唐多令.惜别

他是朦胧词派,被称为词中李商隐,读这首词,走入他漂泊的一生

某一天清晨走在路上,两岸翠绿欲滴,春天的气息还很近,夏天就已抵达枝头,色泽鲜艳,带来了相思。那个斜风细雨的清晨,散着淡淡的轻烟,读这首词时,她还在梦里听我笔下的江南,嚷着要到江南去。我以为她真的会陪我走过寂寂的流年,抵达断桥边,相依杨柳岸,登波上船,看山色空蒙,水光潋滟,采莲叶甜甜。

梦醒人散,我留不住她远去的脚步,她无意抚慰我泛滥的愁绪,道一句珍重,都显多余。我知道,别后相逢,只是一个空无的诺言,薄似青烟,若无人抵达的流年。所以,每一次分别,我都应当做好了芭蕉雨,丁香结,水澜蘋微,相逢无期的准备。才不会被漫长的等待,划得伤痕累累。

这是一首写羁旅秋思的词,词人字君特,号梦窗,又名觉翁。著有《梦窗词集》,风格雅致。哀时伤世,忆旧悼亡。或沉郁悲痛,或悲艳动人,他的长篇佳作《莺啼序》,低回缠绵,生死不忘,催人泪下。

以长调享最高声誉,为后人传诵。

他是朦胧词派,被称为词中李商隐,读这首词,走入他漂泊的一生

不是所有的相遇皆适逢其时,也并非读每首词,都要在相同的季节。一次分别,一个不经意的刹那,足以欲笺心事,独语斜阑:“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波噎满喉,瞧不尽镜里花容瘦。”

此时的绿意离晚秋还很远,但我心中的离愁,悄然涌上眉头。秋雨刚歇,芭蕉叶上还透着飕飕凉风,寒颤微立,总有一种挡不住的寒冷。夏日的雨后,透着一种被冲洗过的干净,草木翠绿,空气清新,流水潺潺,雨滴答滴答。

依窗赏雨,静止的刹那,心仿佛经历了一次洗礼,微风徐来,格外舒畅,苍翠的青山上,青烟弥漫,云雾升腾。无需轻移脚步,涉足山林,闭目细听,便可感受到,青枝嫩叶上残留的雨丝,它们淋湿了爱情,也浇灌了大地,孕育了生命。

他是朦胧词派,被称为词中李商隐,读这首词,走入他漂泊的一生

而秋日的雨后,淅淅沥沥,缠缠绵绵,总是湿漉漉的,使人心生烦闷。总让人想起,往日时光,追思怀人。李清照说:“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愁,不是一下涌上心头,而是一点一滴累积而成,就像这恼人的秋日,雨打芭蕉,落窗朱户,点滴霖漓,点滴淋漓,一日下来,愁白了三千烦恼丝。

“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一句,道出了人内心的脆弱与多愁善感。独上西楼,望见的不仅是青山碧水,云海松涛,还有雁字回时,锦书难托的苦闷。多少明月当空的夜晚,不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旷达与疏淡,而是月满西楼的阴晴圆缺与悲欢离合。

我常说,无论窗外如何喧闹,只要在心中修篱种菊,清淡自持,就可以守住内心的宁静。可每当我翻开尘封的书卷,提起泛旧的素笔,蘸墨成文时,那一抹忧伤,又悄然浮上心头。春浅秋深,夏淡冬浓。

秋雨凄凉花溅泪,凭阑渐冷青衣。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秋天又总是给人一种,人生迟暮,身如浮萍的落魄之感。纵观吴文英的一生,虽在文学上有所造诣,却一生未第,以游幕终结,主要往返于苏、杭、越三地,北上至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及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和茹霅。

他是朦胧词派,被称为词中李商隐,读这首词,走入他漂泊的一生

人的一生,最怕的不是失去谁,又丢失了谁。而是青春散尽,年华老去,仍旧两袖清风。是白首方悔读书迟的无可奈何。每个人都觉得时光悠悠,漫长难熬,想方设法的挨过这一生,却又总感叹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多少本该风风火火,仰天大笑,指点江山的岁月,被我们过得庸庸碌碌,平平淡淡,最后还要去责怪,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留余地。

飞花流水,往事如梦。有些人的离去就像这淙淙的溪水,从源头出发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会再次交融。花谢了还会重开,有些人一旦转身,便是陌路。而这转身陌路的人,多半是相知相爱的伴侣,爱的时候,生死相依,永不相离,待到情意冷淡之时,又想尽一切办法,逃之夭夭。人可以爱得无怨无悔、难舍难分,也可以薄情寡义,忘得彻彻底底,甚至,兵戎相见,仇深似海。

可还是有那么多人,跳进爱情的长河里,想要留住一份真情。不惜倾尽青春,陪尽生命。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想,爱过自会明白,别过自晓悲痛。

而吴文英呢?他不能随那女子一同离去,也无法化身燕子返家,他是天涯行客,他不恨天涯行驿苦,他只恨西风不愿松开垂柳系住的青舟。

他是朦胧词派,被称为词中李商隐,读这首词,走入他漂泊的一生

垂柳系不住女子的裙带,却牢牢栓住了他的行舟。他只能目送她远去,却不能追赶。那一刻,他有没有落泪?会不会如江州司马一般,泪湿青衫?也许面无泪滴,只是心一直隐隐作痛,因为,那女子不是天涯沦落人,她们曾经同床共枕,夜话天明。

他在灯下读书,他的茶凉了。她说,我为你续上,续一辈子。

《月满西楼古诗词翻译(古诗词月满西楼李清照)》: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