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汉朝皇帝正文

夸冬日太阳好的古诗

夸冬日太阳好的古诗,


钟表的指针指向早晨七点半,顾北还躺在被窝里呼呼大睡。刮了一夜的北风,平时这个点儿天还黑着,但是下了一夜的大雪,白茫茫的大雪,衬得整个世界都亮堂了起来。今年的雪下得特别早,现在还没有放寒假,看来今天需要踏雪上学了。

母亲来到房间喊她:“北北,赶紧起来,起来吃饭上学!”她哼了一声,没有动弹。母亲转身离开“快点儿起来,上学马上就要晚了!”

顾北捂在被窝里,被子没有掖紧的地方,有丝丝的凉气透进来,她又裹了裹被子。院子里有唰唰的声音,是父亲在扫雪。

“北北,快点儿起来,别人上学都走了哈,一会儿你要迟到了。”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

顾北从被窝里伸出手,是寒冷的感觉。她实在是没有起床的勇气,但是学还是要上的,时间确实是有些晚了,她可不想迟到。她闭着眼靠着记忆摸索搭在被子上的棉袄,棉裤,打算放在被窝里捂捂再穿。但是摸了几下,摸了个空,她抬起头,看了看,被子上空空的,棉裤和棉袄不知道去哪了。

“妈,我袄呢!”顾北扯着嗓子喊。

“你爸给你拿火上烤了。”

“爸,你把我袄拿过来一下!”

父亲没应声,但是转眼就推门进来,手上拿的正是她的棉衣棉裤。他把衣服扔到床上,就转身出去继续扫雪去了,顾北把棉衣棉裤拉进被窝里,闭着眼睛穿起来,温暖的触感,被火烤过的味道让她闻到了太阳的味道。

冬天起床,无疑是个大工程,尤其对于小孩子来说,顾北磨磨蹭蹭总算是穿好衣服,然后洗漱吃饭,不出意外,父亲已经烧好了洗脸水正在暖壶里保温。都说,父爱如山,沉默而沉重,只是小小年纪的顾北那时候还没能理解,那些细枝末节的温暖藏在生活的各处。

院子的雪已经被父亲扫得干干净净,有风吹过,吹落了树枝上的雪,惊得正在吃食儿的鸡忽的一下跳得很远,厨房里烧锅的烟气飘散出来,闻起来有劈柴的味道,那一刻顾北突然觉得,冬天的早晨,也没有那么冷了!

《夸冬日太阳好的古诗》: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