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抗日歌曲正文

形容泉水流的诗句(形容山上泉水的诗句)

形容泉水流的诗句(形容山上泉水的诗句),

堂堂中华,浩瀚青史,亘古千年。在滚滚历史长河中,我们发展出了众多优秀的历史文化形式,诗、词、曲、赋;琴、棋、书、画,千种形态,万般瑰秀。对联又称楹联,是无数种历史文化形态中极其有趣且独特的一种表现形式,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对照工整,平仄协调,属于对偶文学。哪怕到现如今也深受大众的喜爱,每逢春节,家家户户喜迎春的当头,就会在门上贴上春联,寄托中国人民对于辟邪消灾,招祥纳福的美好祝愿。

古代才女出一上联:“洞中泉水流不尽”,才子对一下联,太经典

有记载的对联最早出现在三国时期,距今至少已有1700多年,为何在千年沉浮中对联依旧能作为百姓喜爱的传统文化形式传承至今?对联最早起源于骈文与律诗,在不断地发展中又吸收了诗文、散文、词曲的特点,随着造纸术和书法的发展,最终形成一种独立文体,流行于民间,其表现形式也有多样,受众更是广泛,妇孺老者,贫富贵贱者皆宜,是娱乐活动匮乏的古代民间一种不可缺少的娱乐方式。

关于对联,也有很多生动有趣的民间故事,比如古代这位才女以对择夫的爱情故事。相传北宋时期,河南开封有一大户人家,家境殷实,吃喝不愁,这大户人家有一独女,自幼通晓琴棋书画,诗书音律,可谓“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才情与相貌都是一绝,如此才情的贵女,自然受到很多男子的追捧。

古代才女出一上联:“洞中泉水流不尽”,才子对一下联,太经典

只是心若鸿鹄的才女,又怎看得上才疏学浅,胸内无墨的公子哥们,这一来二去,婚姻大事却成了大户人家的一大心事。随着才女年龄的增长,婚姻大事却依旧没法解决,烦闷的情绪如积云一般堆积在心中。

一天,才女对镜自哀时,突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好方法,比对招亲。她想要通过这个方式找出能同自己一起共读诗书,和自己一样满腹诗论的如意郎君。才女比对招亲的消息如指缝漏沙一般不胫而走,一时间,城中自缢饱读诗书的才子们都跃跃欲试,想以文会会这个才女,要是被才女看上,不仅有佳人相伴,亦能得到相当丰厚的彩礼,短短几天,才女的府邸竟门庭若市。

古代才女出一上联:“洞中泉水流不尽”,才子对一下联,太经典

面对众多来竞选夫婿的才子们,才女气若神闲,出了一个上联“洞中泉水流不尽”,意境清雅,尽显才情。经过几天的角逐,最终有三位公子凭借自己的才学成为了最终的候选人。三位公子都能够对出才女出的上联,至于最终获胜的人,还是由才女亲自选择。

第一位公子对出的下联是“平原古树一丈天”凄凉之感顿然而生,可惜与上联清雅之意并不和谐;第二位公子对出的下联是“高山云雾飘松海”,高山云雾,大气斐然,但气势过于磅礴,词义对仗也不工整;才女面露失望,看向第三位公子,只见这位公子气质如玉,风度翩翩,只听他缓声对道“山间清风迎面来。”“洞中泉水流不尽,山间清风迎面来。”山水风泉,好一副淡雅诗意,风情绵绵的画卷。才女羞红了脸颊,最终选择了第三位公子作为如意郎君。

古代才女出一上联:“洞中泉水流不尽”,才子对一下联,太经典

正如这对子的绝伦相配,才女与公子成亲后亦相知相伴,知你知我,相互扶持家业,闲时一起吟诗作对,共读西厢。过上了神仙眷侣般的生活。而这绝美的故事和这千古绝对也被人记录下来,流传至今。

除了才子才女,还有王安石与贤内助马小姐也是因对结缘。相传20岁的王安石在赶考路中途经马家镇,正迎灯会,原是这马家小姐自小饱读诗书,聪慧过人,如今已是及笄年华的马小姐,为寻良婿,便贴出对联,若是有男子对出,便嫁与他做妻。然而上联已经贴出好几天,却无一人对出令马小姐满意的下联。

古代才女出一上联:“洞中泉水流不尽”,才子对一下联,太经典

富有才学的王安石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定睛一看,只见字迹娟秀工整的上联“走马灯,灯走马,灯息马停步。”看似无奇,实则三“马”三“灯”,既有重字格又有联珠格,要对出下联非常不易,王安石苦恼至极,因要赶去科考,只得暂时放弃对联,拜别小镇。

终于进入会试的王安石面对的将是主考官亲自出的考题,考官看着试厅前的飞虎旗,灵机一动,出了“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这一绝对,王安石一听,大喜过望,立马对出马小姐出的对联“走马灯,灯走马,灯息马停步”。考官非常满意王安石的才学,对王安石大肆赞扬。王安石亦欣喜无比,那马家才女果真是吾之贤助。

古代才女出一上联:“洞中泉水流不尽”,才子对一下联,太经典

科考过后,王安石来不及摆酒庆祝,直赶那马家镇,万幸依旧无人能对出这千古绝对,王安石大笔一挥,对出下联,与那马家小姐喜结良缘,有马小姐这贤助辅佐,王安石亦仕途高顺,名流千古。对联既简单又复杂,雅俗共赏,喜闻乐见,既能承载中国人民除旧迎新的美好祝愿,亦能作为爱情见证流传千古,润泽四海,无愧为我国传统文化的传世瑰宝。

参考资料:

《宋史》

《形容泉水流的诗句(形容山上泉水的诗句)》: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