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抗日歌曲正文

书与花的诗词名句(花字诗词名句)

书与花的诗词名句(花字诗词名句),

我识黄山谷,先识其诗其词其文其人,众所周知的一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就是黄庭坚的诗句;“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因美酒横”也是黄庭坚的诗句。

而我最喜欢的是他一首《水调歌头·瑶草一何碧》: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黄山谷的诗词,有桃李万株的妖娆,亦有春风十里的浩荡,你觉得这两种气质不易融合,他偏偏融合得天衣无缝,花落水流,就是一个天然!

原来,才华横溢的男子,内心都是很艳的。醉舞下山去,一个“舞”字,写尽性情与心中旖旎,然而又是有豪气的。

闻得见花香的诗帖——《花气熏人帖》

后来练了书法,初见《松风阁诗帖》,竟吃了一惊,长枪大戟的标志性书风,修长峻拔,雄姿英发,比周公瑾这样的白面将军还要豪放有气魄。这样雄放奇宕,只是不见了他诗词中那种艳气。

他论书有一句:近世少年作字,如新妇子梳妆,百种点缀,终无烈妇态也。我怀疑他是太怕自己如新妇,所以要做出全然彻底的烈妇之态来,却有了几分鼓努为力的勉强。他的字,如果说是烈妇,就是随时要拿刀抹脖子的烈妇;如果说是将军,就是披挂整齐剑拔弩张的将军。看黄庭坚的字,有紧张感,少了点云淡风轻的惬意。

熊秉明先生说:“在宋人中,苏轼是最好的代表,黄庭坚和米芾已嫌做作。”大概就是指此。这是黄山谷的遗憾,苏轼那种天真烂漫无意于佳的境界,他一直求而不得。

但《花气熏人帖》是一个例外,这才是与自己的诗词一脉相承,与自己的内心一呼即应的黄山谷啊!

闻得见花香的诗帖——《花气熏人帖》

只”花气熏人“四字,就宛如一阙俏生生的小令,一字字读来咳珠唾玉,仿佛能渐渐闻得见香味儿了。

这件只有28字的小品墨迹又称《花气诗帖》,纸本,纵 30.7 厘米,横 43.2厘米,无款印,原是附在元佑二年(1087),黄山谷寄扬州友人王巩二诗之后,今单独成一帖。帖上有南宋“缉熙殿宝”印,入过南宋内府。也有清代朝鲜人安仪周的收藏印,安歧(安仪周)是当时最著名的大收藏家,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前面原有识语:“王晋卿(诜)数送诗来索和,老懒不喜作,此曹狡猾,又频送花来促诗,戏答。”

原来王诜屡屡送诗索和,他表示难以为诗,王诜一见送诗不灵,改频频送花。这招很灵,花朵真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无论男女,少见不被花朵打动的人,所以那些连花都不舍得给女朋友送的男子,简直就是蠢!

你看连黄山谷这样硬派的男子都被打动得一塌糊涂,不能做的诗登时就做出来了:花气薰人欲破禅,心情其实过中年。春来诗思何所似,八节滩头上水船。

这首一句“花气薰人欲破禅”着实香艳,在钱钟书《围城》中,方鸿渐初登苏文纨家门,苏家客堂窗外的“花香浓得塞鼻子”,字画就录的黄山谷这首诗。方鸿渐觉得和尚们闻到窗外这种花香,就已犯戒,与吃荤相去无几 ,能不破禅吗?

陆游有两句著名的诗:”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红楼梦》中贾宝玉给大丫鬟蕊珠改名袭人,他爹大发脾气,骂他给丫鬟取的名字太刁钻。宝玉念了陆游这两句辩解,因此更为人所熟知,都道是黄庭坚抄了陆游,其实黄山谷死后20年,陆游才出世,要抄也是陆游抄他才对。

要我来替黄山谷解读一下就是这样:你这厮送来的花香气熏人,把我修行禅定的心都要打破了,我人到中年的心(老夫的一颗少女心)啊,已经轻易不会悸动,(没想到还能如此感动如此柔软),春日(情思涌动)让我写诗,就象八节滩头逆水行船一样难啊!

“八节滩”确有其地,白居易有《开龙门八节滩诗》,此处只是泛指险滩。

花不醉人人自醉,自己禅心不定,还要说人家送的花把自己的禅心破了,说写诗像逆水行舟一样难,可是花香一熏,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痒酥酥地拂了一下,就象顺水泄洪一样,洋洋洒洒流泄出来了。

闻得见花香的诗帖——《花气熏人帖》

要读《花气熏人帖》还不得不说说北宋驸马王诜和他的西园雅集。

即使在整个中国历史上,王诜也要算一个声名昭著的驸马爷,他娶了宋英宗的女儿蜀国长公主为妻。总之呢,这个人是有才有貌有钱有闲的典型代表。工诗词善书画精鉴赏,诗才敏捷,词风清丽,有《王晋卿词》;工山水,学李成皴法,以李思训金碧统之,溶两家法规而出新意,"不古不今,自成一家”, 苏轼谓其"得破墨三昧",夸他"郑虔三绝居有二,笔执挽回三百年"。现存《渔村小雪图》和《烟江叠嶂图》。真、行、草、隶皆精……有没有被他的才华惊到?但不算完,人家还帅,《宣和画谱》称王诜“风流蕴藉,真有王谢家风气。”

你想想,这么一个妙人,怎么闲得住啊?王诜筑"宝绘堂",藏历代法书名画日夕观摩,广交天下文人雅士,析奇赏异,酬诗唱和,称为西园雅集。宋四家中的苏、黄、米,都参加了西园雅集。同年,黄庭坚写下《花气熏人帖》。

《花气熏人帖》在黄庭坚书作中,要算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它既不同于山谷行书作品的长枪大戟,左伸胳膊右伸腿,老像要暗暗绊谁一跤,霸气侧漏;也不同于他大草的连绵不绝,枯藤萧索,又细又劲的线条,暗撒闲抛,老像要拿绳子漫天捆人。山谷喜用中锋线条,用笔挺健,笔势开阔,昂藏傲岸,英气逼人,唯有这一件小品,以轻松自在的笔法写来,减少了严谨的中锋线条,加入了侧锋的运用,并多用草书的圆转,使得结字奇宕又沉着,整幅作品放逸而不粗野。“实过中”三字可谓得势得法,“实”字草中夹行,稳健中见韵致。“过”字取势险绝,宛如一条低头翘尾的蛇,以一种不可能的姿态盘曲着,意态分外奇逸。“中”字长竖造虚布白,计白当黑,是整篇奇趣所在,神来之笔!

闻得见花香的诗帖——《花气熏人帖》

就我来看,《花气熏人帖》的不足之处,是墨色浓润枯涩的变化基本趋同。一、二行皆是一笔墨从头写到尾,第三行用了两笔墨,第四、五行应是从“八”字开始共用了一笔墨,这样就显得上重下轻,上紧下松。当然这也说明黄山谷此做一挥而就,不暇多想,一是跟王诜交情匪浅,二是花香实在破了禅心。算了,笔不管了,墨也不管了,轻就轻吧重就重吧,柔就柔吧艳就艳吧,象新妇就象新妇,谁让那熏熏欲醉的香气,猝不及防袭击了我,不由分说占领了我呢?而且我乐意!

有人说山谷这一帖中宫犹太紧,还显拘谨,跟东坡比那是有点,但你总不能要求一个剑拔弩张的将军,放下刀枪来绣花,就翘起兰花指,上演全把式。

《花气熏人帖》在山谷书作中,算是得自在之作,达不激不厉之境,有水流花开之意。全诗表面诉说一种“老懒”的倦倦之意,细细读来,却发现他心中暗藏勃勃生机。

人到中年,尚能被花朵所感动、所柔软,是多么值得祝贺的事。有多少人只想把自己炼成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之身,可是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在20多岁时写下这样的文字:始终保持少女的瘦和清决……始终保持眼神的清澈、纯净……随时可以流下清泉一样的泪水。终其一生。

那时年轻的我,看到许多油腻中年除了腰粗脸厚,心硬手狠,就没点别的长进,还自以为得意。写下这段文字警醒自己,感谢年轻时的自省,让我现在还有一颗柔软的心,可以为一切美好的事物所感动。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坐在书房里读《花气熏人帖》,朗吟罢“花气熏人”四字,仿佛已闻得见花香随着阳光猎猎而来,让人心里又喜悦又忧伤又温柔又感动。

《花气熏人帖》是一个硬汉的柔情。

《书与花的诗词名句(花字诗词名句)》: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