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抗日歌曲正文

除夕50字的古诗词(描写除夕的古诗词名句)

除夕50字的古诗词(描写除夕的古诗词名句),

春节马上到了,有的朋友今天已经放假,但因为疫情的原因,决定留在工作的城市。

大家会不会觉得有点寂寞凄凉?

不妨看看从《唐诗汇评》中选取除夕诗八首及选评,其实我们是幸福的。


读诗|唐代八首除夕诗


巴山道中除夜书怀

(唐·崔涂)

  • 题注:一作孟浩然诗

迢遰三巴路,羁危万里身。
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春。
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
那堪正漂泊,明日岁华新。

  • 汇评
    《唐诗品汇》:刘云:平生客中除夕诵此,不复更作。刘云:句句亲切(“渐与”联下)。
    《批点唐音》:绝无字眼,自是工致。一字不可易。
    《升庵诗话》:崔涂《旅中》诗:“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诗话亟称之。然王维《郑州》诗:“他乡绝俦侣,孤客亲僮仆。”已先道之矣,但王语浑含胜崔。
    《艺苑卮言》:昔人谓崔涂“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远不及王维“孤客亲僮仆”,固然。然王语虽极简切,入选尚未;崔语虽觉支离,近体差可,要在自得之。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唐云:戴(叔伦)、崔俱赋此题,首尾足敌。第三联,崔似胜戴;然切题,戴终胜耳。苦语实情(“渐与”二句下)。
    《诗薮》:司空曙“乍日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戴叔伦“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一则久别乍逢,一则客中除夜之绝唱也。李益“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绝类司空;崔涂“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绝类戴作,皆可亚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刘辰翁曰:三、四,十字尤捏合。五、六,十字情痛能言,吴山民曰:次联惨淡,三联凄恻;结联着“除夜”,觉前六句俱有味。愚(周珽)谓:崔以“渐与”、“转于”四字,着意形出“远”与“亲”二字,则崔固晚唐中苦吟者也。“孤烛”句尤浑厚。
    《唐风定》:比(戴)幼公作更尽、更悲。“僮仆”句,右丞有之,后出不妨同妙(“乱山”四句下)。此诗误入襄阳集中,岂声情稍稍有仿佛耶?
    《五朝诗善鸣集》:旅况之真如此,真是至文。
    《围炉诗话》:崔涂《除夜有感》,说尽苦情、苦境矣。
    《唐诗摘钞》:戴叔伦“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虽中唐,却逊此三四二句。若韩翃“千峰孤烛外,片雨一更中”,觉又胜此耳。五句全仄,名拗字句,五六亦是必至之情。
    《载酒园诗话又编》:崔《除夜有感》……读之如凉雨凄风,飒然而至,此所谓真诗,正不得以晚唐概薄之。按:崔此诗尚胜戴叔伦作。戴之“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已自惨然,此尤觉刻肌砭骨。
    《删订唐诗解》:吴昌祺云:下句尚未极惨,加上句而困极矣(“乱山”二句下)。
    《唐诗成法》:语意虽本幼公,而幼公三四便出题,此三四写景,较幼公五六却胜,又结方出题,法变。昔人谓五六不如“久客亲僮仆”简妙,良然。自一二直贯至五六,一气呵成。三四景中有情,五六“迢递”、“羁危”合写,七总收,八方出“除夜”。觉一篇无非“除夜”,与张睢阳《闻笛》同法。
    《而庵说唐诗》:“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二句写尽在外真境。今夕飘泊,幸得将完,明日又要飘泊起了,此所以感也。转得好,合得好。
    《唐诗别裁》:颔联名俊。“孤客亲僮仆”,何许简贵!衍作十字,便不及前人。
    《唐贤小三昧集续集》:情景凄飒,较胜“一年万里”之句。
    《历代诗法》:是阅历后语,客中除夕不堪展读。
    《唐诗三百首》:十字(按指“乱山”一联)十层。
    《岘佣说诗》《宿卫州》诗“孤客亲僮仆”,语极沉至。后人“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衍作两句,便觉味浅。
    《唐宋诗举要》:可与马虞臣“落叶他乡树”一句媲美(“乱山”二句下)。



岁暮归南山

(唐·孟浩然)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 汇评
    《新唐书·文艺传下》:(王)维私邀(孟浩然)入内署,俄而玄宗至,浩然匿床下。维以实对,帝喜曰:“朕闻其人而未见也,何惧而匿?”诏浩然出。帝问其诗,浩然再拜,自诵所为,至“不才明主弃”之句,帝曰:“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因放还。
    王之望《上宰相书》:孟浩然在开元中诗名亦高,本无宦情,语亦俨淡。及“北阙”、“南山”之诗,作意为愤躁语,此不出乎情性,而失其音气之和,果终弃于明主。
    《王孟诗评》:刘云:他人有此起,无此结,每见短气。又云:是其最得意之诗,亦其最失意之日,故为明皇诵之。
    《瀛奎律髓》:八句皆超绝尘表。
    《唐诗归》:钟云:五字恕(“北阀”句下)。谭云:自言自语妙。 钟云:浩然于明皇前诵此二句,自是山人草野气(“不才”一联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周珽曰:三、四二语不朽,识力名言,真投之天地劫火中,亦可历劫不变。
    《增订唐诗摘钞》:结句是寂寥之甚,然只写景,不说寂寥,含蓄有味。
    《唐诗矩》:写景结,隽永。此诗未免怨,然语言尚温厚。卢纶亦有《下第归终南别业》诗,与此相较,便见盛唐人身份。
    《而庵说唐诗》:此作字字真性情,当是浩然极得手之作。
    《唐贤三昧集笺注》:纯是真气贯注。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陈德公曰:三、四婉笔叙质语,意尽而更饶隽韵,此最不易。宋人为之,败矣。诗联风花易构,质语难工,以此。五、六“青阳”二字,对出人意。岁前春与岁后春皆可作也,而岁后春作此更有情。
    《瀛奎律髓汇评》:冯舒:一生失意之诗,千古得意之作。纪昀:三、四亦尽和平,不幸而遇明皇尔。或以为怨怒太甚,不及老杜“官应老病休”句之温厚,则是以成败论人也。结句亦前人所称,意境殊为深妙。然“永怀愁不寐”句尤见缠绵笃挚,得诗人风旨。
    《茧斋诗谈》:绝不怒张,浑成如铁铸。
    《唐诗合选详解》:吴绥眉曰:此种最为清雅,不求工而自合。
    《唐宋诗举要》:结句意境深妙。



除夜作

(唐·高适)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悽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 汇评
    《注解选唐诗》:“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客中除夕闻此两句,谁不凄然?
    《批点唐音》:此篇音律稍似中唐,但四句中意态圆足自别。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郭云:婉转在数虚字。
    《唐诗绝句类选》:“独”者,他人不然;“转”者,比常尤甚。二字为诗眼。
    《唐诗广选》:敖子发曰:首句已自凄然。后二句又说出“转凄然”之情,客边除夜怕诵此诗。胡济鼎曰:“转”字唤起后二句。唐绝谨严,一字不乱下如此。
    《唐诗归》:谭云:故乡亲友,思千里外霜鬓,其味无穷。若两句开说,便索然矣。
    《唐风定》:以中晚《除夜》二律(按指戴叔伦《除夜宿石头驿》、崔涂《巴山道中除夜书怀》)方之,更见此诗之高。对结意尽(未句下)。
    《姜斋诗话》:七言绝句有对偶,如“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亦流动不羁。
    《唐诗笺注》:“故乡今夜”承首句,“霜鬓明朝”承次句,意有两层,故用“独”字、“转”字。诗律甚细。
    《网师园唐诗笺》:不直说己之思乡,而推到故乡亲友之思我,此与摩诘《九月九日》诗同是勘进一层法。
    《唐诗选胜直解》:首二句自问之词,末二句从上生出。
    《诗法易简录》:后二句寓流走于整对之中,又恰好结得住,令人读之,几不觉其为整对也。末句醒出“除夜”。
    《挑灯诗话》:只眼前景,口边语,一倒转来说,便曲折有余味。
    诗境浅说续编》:绝句以不说尽为佳,此诗三四句将第二句“凄然”之意说尽,而亦耐人寻味。以流水对句作收笔,尤为自然。



 除夜宿石头驿(唐·戴叔伦)

  • 题注:一作石桥馆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
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

  • 汇评
    《瀛奎律髓》:此诗全不说景,意足辞洁。
    《四溟诗话》:观此体轻气薄,如叶子金,非锭子金也。凡五言律,两联若纲目四条,辞不必详,意不必贯,此皆上句生下句之意,八句意相联属,中无罅隙,何以含蓄?颔联虽曲尽旅况,然两句一意,合则味长,离则味短。晚唐人多此句法。梁比部公实曰:……戴叔伦《除夜》诗云:“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此联悲感,久客宁忍诵之!惜通篇不免敷演之病。
    《诗薮》:司空曙“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戴叔伦“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一则久别乍逢,一则客中除夜之绝唱也。
    《唐风定》:言情刻露,无盛唐浑厚气。
    《笺注唐贤三体诗法》:二联唐人所谓得句。
    《瀛奎律髓汇评》:何义门:结浑成。
    《历代诗法》:此诗机趣活泼,自性灵中得来。
    《载酒园诗话》:首联写客舍萧条之景,次联呜咽自不待言,第三联不胜俯仰盛衰之感,恰与“哀鬓”、“逢春”紧相呼应,可谓深得性情之分。(《四溟诗话》)反谓“五言律两联若纲目四条,辞不必详,意不必贯,八句意相联属,中无罅隙,何以含蓄?”遂改为“灯火石头驿,风烟扬子津。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萍梗南浮越,功名西向秦。明朝对青镜,衰鬓又逢春。”只图对仗整齐,堆垛排挤,有词无意,何能动人?真所谓胶离朱之目也。
    《唐诗成法》:三联不开一笔,仍写愁语,此所以不及诸大家。若写石头驿景,可称合作。古诗“一年夜将尽,万里人未归”,此唯倒一字,精神意思顿尔不同,如李光弼将郭子仪之军也。
    《大历诗略》:诗极平易,而真挚动人,故多能口颂之。
    《网师园唐诗笺》:何等自然,却极清切(“一年”联下)。
    《历代诗评注读本》:前半写题已足,后半作无聊语,而以“明日”一结,寻出路法,便不索然。
    《唐宋诗举要》:吴曰:此诗真所谓情景交融者,其意态兀傲处不减杜公,首尾浩然,一气舒卷,亦大家魄力。



 杜位宅守岁(唐·杜甫)

  • 题注:位出襄阳房,官考功员外郎、湖州刺史,后因李林甫诸婿,贬新州。甫又有寄从弟位诗云“近闻宽法离新州”是也。

守岁阿戎①家,椒盘已颂花。
盍簪喧枥马,列炬散林鸦。
四十明朝过,飞腾暮景斜。
谁能更拘束,烂醉是生涯。

  • 按:《通鉴注》:“晋、宋间人多呼弟为阿戎。”


  • 汇评
    《瀛奎律髓》:以“四十”对“飞腾”字,谓“四”与“十”对,“飞”与“腾”对,诗家通例也。唐子西诗“四十缁成素,清明绿胜红”祖此。
    《杜臆》:“谁能更拘束”,感愤横放。《醉时歌》云:“儒术于我何有哉?孔丘盗蹠俱尘埃。”极豪放矣,不能敌此五字。
    《杜诗详注》:赵汸云:公年四十,进《三大礼陚》,明皇命待制集贤院,而未尝授官。此诗除夕所陚,后四句感慨豪纵,读之可想公之为人。
    《瀛奎律髓汇评》:纪昀:此自流水写下,不甚拘对偶,非就句对之谓。“四十”二字相连为义,不得拆开平对也。况双字就句对,自古有之,单字就句对则虚谷凿出,千古未闻。“四十”“清明”皆是双字,与此不同。此杜诗之极不佳者。
    《唐宋诗举要》:吴曰:杜公研炼句法处(“盍簪”二句下)。顾曰:公目击附势之徒,见位而伛偻俯仰,不胜拘束,故有末二句。吴曰:后半神气骤变,能以古诗愤郁之气纳入四十字中(“四十”四句下)。



岁暮

(唐·杜甫)


岁暮远为客,边隅还用兵。
烟尘犯雪岭,鼓角动江城。
天地日流血,朝廷谁请缨。
济时敢爱死,寂寞壮心惊。

  • 汇评
    《瀛奎律髓汇评》:纪昀:沈郁顿挫,后半首中有海立云垂之势。中四句俱承“用兵”说下,末句仍暗激首句“为客”意,运法最密。
    《杜诗详注》:“烟尘”、“鼓角”,蒙上“用兵”。当此“流血”不已,“请缨”无人,安忍惜死不救哉?故虽“寂寞”之中,而壮心忽觉惊起。可见公济时之志,至老尤存也。
    《读杜心解》:虽还梓州,亦客也。中四,两申用兵,两起壮心。
    《杜诗镜铨》:沉着。



岁暮海上作

(唐·孟浩然)


仲尼既云殁,余亦浮于海。
昏见斗柄回,方知岁星改。
虚舟任所适,垂钓非有待。
为问乘槎人,沧洲复谁在。

  • 汇评
    《王孟诗评》:刘云:奇壮淡荡,少许自足。
    《唐贤三昧集笺注》:一笔挥成,气恪迈往。余年友张南山不喜王、孟家数,大约嫌其孤淡,千篇一律,其实王、孟非无气概,抑且无体不有也。



岁晚旅望

(唐·白居易)


朝来暮去星霜换,阴惨阳舒气序牵。
万物秋霜能坏色,四时冬日最凋年。
烟波半露新沙地,鸟雀群飞欲雪天。
向晚苍苍南北望,穷阴旅思两无边。

  • 汇评
    《唐宋诗醇》:倚天拔地,字字奇警,与杜甫《阁夜》诗极相似。附 杜甫 《阁夜》诗: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依依漫寂寥。

《除夕50字的古诗词(描写除夕的古诗词名句)》: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