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抗日歌曲正文

描写熊猫的诗词(熊猫的诗词及散文)

描写熊猫的诗词(熊猫的诗词及散文),

描写西湖风景的诗词

吹管曲传花易失,织文机学羽难飘。

雪欺春早摧芳萼,隼励秋深拂翠翘。

繁艳彩毛无处所,尽成愁叹别溪桥。

题临安邸

【宋】林升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州。

晓出净慈寺

【宋】杨万里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描写熊猫的诗词

求几首描写色彩的诗词

  (《醉花阴》李清照)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咏柳》贺知章)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题临安邸》林升)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左迁至蓝关侄孙湘》韩愈)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望庐山瀑布》李白)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描写熊猫的古诗

140多年前人们才发现熊猫。

有人认为,在中国古代典籍中,早记下了貘、貊、花熊、白豹、食铁兽、貔貅、白狐等数十个命名,它们都是大熊猫在不同时期的名字。应当说,中国人早就发现了大熊猫,为什么把发现的美誉给予戴维?

2008年4月,在《动物分类学》杂志上,发表了孙前和生物学家何芬奇等人的文章《大熊猫古名研究》,对中国古代“疑是大熊猫”的二十多个物种名条分缕析,作了细致梳理。

原来,早在半个世纪前,周建人先生就质疑凶猛的“貔貅”是大熊猫;此后,胡锦矗教授于1984年在《卧龙的大熊猫》一书中指出:“文字记载都是基于经传的描述或注疏,而不是以实际观察为根据。这就引起了名称记载上的混淆,这些名称和记载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指的熊猫。”夏勒博士有句名言很直白:“熊猫没有历史,只有过去。”

孙前等人的论文,从《诗经》、《尚书》追踪到《华阳国志》、《北川县志》等,对数十部古代典籍刨根问底,对“貔貅说”、“貘说”、“驺虞说”进行了具体分析。

他们的结论是:除清代的个别记载与熊猫沾点边之外,从形态与行为、习性与食性看来,无法将貔貅、貘和驺虞定为大熊猫。《熊猫的古名研究》一文在动物学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这当然是“一家之言”。何芬奇认为,中国古代画家画了虎豹鱼鸟,唯独没有熊猫。应当说,熊猫比较好画。为什么一张也没有传下来呢?古代的画家可能根本没见过。这说明,文字上的那些记载,很多是道听途说来的。

白居易的作品 《貘屏赞》(长庆三年,约莫公元八二三年,附录全文如下)

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于南方山谷中。寝其毗辟瘟,图其形辟邪。予旧病头风,每寝息,常以小屏卫其首。适遇画工,偶令写之。按山海经,此兽食铁与铜,不食他物。因有所惑。遂为赞曰:

邈哉其兽,生于南国。其名曰貘,非铁不食。昔在上古,人心忠贞。征伐教令,自天子出。剑戟省用,铜铁羡溢。貘当是时,饱食终日。三代以降,王法不一。铄铁为兵,范铜为佛。佛像日益,兵刃日兹。何山不(音:产)?何谷不隳?铢铜寸铁,罔有孓遗。悲哉彼貘,无乃馁尔。呜呼!匪貘之悲,惟时之悲!

近来最火红的动物,当属猫熊莫属。中国古代,它的别名又叫「貘」。而文人雅士描绘的颇多(附注:太平御览九百零八卷,兽部二十。有详细资料),但最有趣与特殊的首推白居易的「貘屏赞」。文章的来由如下:白居易本来有头痛的问题,延请画工于屏风上,画了猫熊的图样。为什么呢?因为它「寝其毗辟瘟,图其形辟邪」。皮毛保温、而形象辟邪。果然自此以后,头不再因吹风所苦,所以写了这篇「貘屏赞」以滋纪念。

至于内容的大意:猫熊吃铁维生,自古君王有道,兵器不多、铜铁的消耗亦少,猫熊饱食终日,不亦快哉!后来、大量的铜铁被铸成兵器与造成佛像。猫熊就只得挨饿了。白居易于此对这可爱的动物,报以同情。

140多年前,建在雅安夹金山山麓的邓池沟天主教堂,不仅让阿尔芒·戴维有了一个合法的身份,而且为他在大山建立了一个发现物种的“根据地”,阿尔芒·戴维在这里收获颇丰。

阿尔芒·戴维神甫第一次发现大熊猫,是在1869年的3月11日。《戴维日记》对此有详细的记述。

那天,一户姓李的教徒邀请他去做客。在李家,他看到了一张“从来没见过的黑白兽皮”,他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动物”。而猎人讥笑他少见多怪。不以为然地告诉他:“这种动物有两个名字,一是黑白熊,因为它的身体只有黑白两种颜色;还有一个名字叫猫熊,因为它看上去像猫一样温顺。如果你需要,我们也会得到这种动物的,明天一早就去猎取。”

阿尔芒·戴维神甫听了非常高兴,当晚,他在日记中写道:“找到这种动物,一定是科学上的一个重大发现。”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预感并没有欺骗自己。

过了几天,这位姓李的猎人派人请阿尔芒·戴维再到他家作客。阿尔芒·戴维大喜过望,果然那人从深山带回了一只幼体黑白熊。本来是一只活的,“遗憾的是他为了便于携带,就把它活活地弄死了。他把这只黑白熊幼体卖给了我。黑白熊的毛皮和我在李家看到的那只成体相同,除四肢、耳朵和眼圈是黑色以外,其余部分都呈白色。因此这一定是熊类中的一个新种。”

4月1日,阿尔芒·戴维雇用的猎人又带回一只完全成年的大熊猫,“它的毛色同我已经得到的那只幼体完全相同,这种动物的头很大,嘴短圆,不像熊的嘴那么尖长”。

5月4日,阿尔芒·戴维终于捕捉到一只活体“黑白熊”。他亲自指挥工匠们在天主教堂内为“黑白熊”做了个大木笼,将“黑白熊”关在木笼里饲养起来,观察、记录它的生活习性。他根据“黑白熊”的体毛,脚底有毛等特征,认定“黑白熊”是熊的一个新种,他满怀希望要将“黑白熊”带回法国,向世界推荐这种新动物。

可惜的是,“黑白熊”离开了自由自在的野外生活,饲养人员对“黑白熊”的生活习性也不了解,在准备启程运往法国时得病不治而亡。戴维只好把“黑白熊”的皮剥了下来制成标本,并写下多篇“黑白熊”研究资料,交给了法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米勒·爱德华兹。

1869年的夏天,对于阿尔芒·戴维神甫和他的标本来说,是一段充满悬念的日子。好在他收集的样本,毁了还可以再次获取,最终完好地运抵到了巴黎。猫熊古时候哪里认识熊猫怎么会有古诗

描写熊猫的诗词

关于熊猫的诗有那些 古诗的!【要有诗人名字】

白居易的作品 《貘屏赞》(长庆三年,约莫公元八二三年,附录全文如下)

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于南方山谷中。寝其毗辟瘟,图其形辟邪。予旧病头风,每寝息,常以小屏卫其首。适遇画工,偶令写之。按山海经,此兽食铁与铜,不食他物。因有所惑。遂为赞曰:

邈哉其兽,生于南国。其名曰貘,非铁不食。昔在上古,人心忠贞。征伐教令,自天子出。剑戟省用,铜铁羡溢。貘当是时,饱食终日。三代以降,王法不一。铄铁为兵,范铜为佛。佛像日益,兵刃日兹。何山不(音:产)?何谷不隳?铢铜寸铁,罔有孓遗。悲哉彼貘,无乃馁尔。呜呼!匪貘之悲,惟时之悲!

近来最火红的动物,当属猫熊莫属。中国古代,它的别名又叫「貘」。而文人雅士描绘的颇多(附注:太平御览九百零八卷,兽部二十。有详细资料),但最有趣与特殊的首推白居易的「貘屏赞」。文章的来由如下:白居易本来有头痛的问题,延请画工于屏风上,画了猫熊的图样。为什么呢?因为它「寝其毗辟瘟,图其形辟邪」。皮毛保温、而形象辟邪。果然自此以后,头不再因吹风所苦,所以写了这篇「貘屏赞」以滋纪念。

至于内容的大意:猫熊吃铁维生,自古君王有道,兵器不多、铜铁的消耗亦少,猫熊饱食终日,不亦快哉!后来、大量的铜铁被铸成兵器与造成佛像。猫熊就只得挨饿了。白居易于此对这可爱的动物,报以同情。期待看到有用的回答!

《描写熊猫的诗词(熊猫的诗词及散文)》: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