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抗日歌曲正文

坐听文山正气歌古诗

坐听文山正气歌古诗,

公元1279年厓山海战南宋灭亡后,元朝逐步统一,南宋那些抗元残余部众的烈火渐渐熄灭了。元朝初年朝廷为笼络人心而颁布了寻贤令,想搜罗前朝遗贤为己所用。但有一些文人只忠于宋朝,宁死不肯屈就于新朝廷。如宋末四大词家的周密,王沂孙,蒋捷,张炎,他们或者因为感觉复兴无望而殉国,或者匿名隐居,或者东躲西藏,飘零江湖,把遵从于故国的内心写进一首首诗词里。

宋末元初,具有鲜明的、铮铮铁骨的民族气节的文人中,最有名的当推文天祥、谢枋得、蒋捷。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文天祥每每临危之际,赤子之心在他笔下尽现。在镇江从元兵手下逃脱后文天祥于广东陆丰再次被俘,在押往北去的路上写下了一首《酹江月.和友驿中言别》(词牌《念奴娇》别名),感叹“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

在被元军押赴大都(今北京)关押两年后,他写下了著名的《正气歌并序》,其中有一句令人感佩不已:“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是的,国难当头才见一个人的气节。而那些威武不能屈的文人,也正是依靠这气节梃起了一个民族钢铁般的脊梁。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词家蒋捷,字胜欲,南宋灭亡后在太湖中的竹山隐居,因此自号“竹山”。因蒋捷在一首《一剪梅.舟过吴江》里留下的名句“时光总是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又被人唤作“樱桃进士”。

虽然活在元朝但蒋捷坚决不去元朝当官,对南宋矢志不渝,直到老死,让当时的人们对他十分敬重,尊称他为“竹山先生”。蒋捷有一首《虞美人.听雨》,正是写于元朝初年他四处逃避元朝政府征贤的大背景下: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雨声本来是自然界和谐的天籁之音,却因为在人生的不同年龄阶段而感受不同。少年时逍遥快乐,不知家愁国恨,歌楼听雨,自是春宵风流,依红偎翠,正如当今网络语所说的“二货青年欢乐多”。

人一旦步入中年,诸事即纷至沓来。当南宋遇亡国大难,更令蒋捷注定颠沛流离,东躲西藏,飘零江湖。正应了杜牧之所写的“只言旋老转无事,欲到中年事更多”。此时听雨,愁云惨淡,但觉天大地大,何处为家;哀鸿声断,客舟天涯!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至于晚年,世事如风,人老鬓苍,看透悲欢离合,也只能任夜雨潇潇,檐下嘀嗒,卧听到天亮。诗人在满天雨声里在想什么呢?很多事想了也无能为力,以至于口齿木纳,期期艾艾,为时已暮矣。

诗人蒋捷寄生僧庐,主要是为躲避元朝官员的叨扰。他在僧庐并不能静心思定,胸中仍然是波涛澎湃,对故国不能忘怀。正如明朝东林党领袖所撰的那幅知名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蒋捷这首《虞美人》运用蒙泰奇手法剪辑了三段听雨的场景,不同时空的跳跃感、人生命运多舛的忧患感、以及诗人并未在这词里挑明的故国难忘之情等等,可以说百感交集,都淹没在当时的雨声中。

纵观蒋捷这首词的写法,与李易安的《清平乐.年年雪里》、辛稼轩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当代诗人余光中的《乡愁》,都运用了类似的写作手法,令人一读,顿感韵味十足。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同样寄托家国哀思,竹山先生的《虞美人》婉约之处是搅不动的愁苦,文山先生的《酹江月》则豪迈悲壮,词中的精神正反映出他的内心如铜筋铁骨般强大坚韧,我们可以再品:

乾坤能大,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风雨牢愁无著睡,那更寒虫四壁。横槊题诗,登楼作赋,万事空中雪。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

堪笑一叶漂零,重来淮水,正凉风新发。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去去龙沙,江山回首,一线青如发。故人应念,杜鹃枝上残月。

文天祥字履善,又字宋瑞,号文山。清末学者王国维很欣赏文天祥的词作,并认为文山词的风骨和境界远在宋末四大家的张炎、周密、王沂孙之上。这个观点得到很多人的赞同。我们但看文天祥的这首诗《念奴娇》虽然步韵苏东坡的《赤壁怀古》,但该词由于是诗人在困境中为同乡友人邓剡的同韵赠词的酬答之作,流露出的却是英雄气长,铁血丹心,并无半分丧气。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想着在天地间能大能小的蛟龙并非池中物,纵然当下被囚于风雨中的牢笼,四周虫鸣萦耳,有何心烦呢?曹操能在江船上横槊吟《短歌行》,王粲能在麦城城楼上慨然作《登楼赋》,这都是古代英雄与文士的往事。而当下和将来英雄前赴后继如无尽江水,源源不断!如此复国可期!

文天祥这词尽显其人赤胆豪迈,再加上他那对抗元军顽强的斗志,让人一读不由得感叹其人真英雄也!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谢枋得与文天祥是南宋宝佑四年的同科进士,字君直,号叠山。人们尊称谢枋得为叠山先生。谢枋得的诗文奇绝,他的传世词作在《叠山集》里仅存一首《沁园春.寒食郓城道中》,其它多为诗文。谢枋得这首《沁园春》同上面那首文天祥的词一样写于被元朝统治者强制逼押其北去大都的途中。

当时谢枋得已隐居福建长达十五年,但由于声望过高还是被人找到了。朝廷登门征聘不成,便对他来了硬的,逼他去大都封官觐见。时过山东郓州,恰逢寒食,谢枋得便写下这词:

 十五年来,逢寒食节,皆在天涯。叹雨濡露润,还思宰柏,风柔日媚,羞看飞花。麦饭纸钱,只鸡斗酒,几误林间噪喜鸦。天笑道,此不由乎我,也不由他。

鼎中炼熟丹砂。把紫府清都作一家。想前人鹤驭,常游绛阙,浮生蝉蜕,岂恋黄沙。帝命守坟,王令修墓,男子正当如是邪。又何必,待过家上冢,书锦荣华。


南宋自号文山、叠山、竹山的三位先生,一人一首词,读后肃然起敬

谢枋得这首词可以说是他内心精神的独白,悲愤中见痴心,见豪情,大有“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英雄气概。

看到文天祥、蒋捷、谢枋得的字号后,想必大家都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特点了吧:三人的别号里都带有一个“山”字,分别叫“文山”、“竹山”、“叠山”。尽管这是巧合,但读完三位先生的词,是不是令人能明白“宋亡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的一点含义呢?这一点便是我们举世独有的民族气节。#纪录片中国#

《坐听文山正气歌古诗》: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