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抗日歌曲正文

关于蟹子的诗句古诗(蟹的诗句 古诗)

关于蟹子的诗句古诗(蟹的诗句 古诗),

苏东坡一生在仕途上并不如意,经常触怒龙颜,或者得罪同僚,于是数次被贬官,不过被贬的苏东坡也没闲着,从黄州到惠州再到儋州,一路被贬一路吃,而且是大吃特吃,得啥吃啥,不但吃,还作诗作词,还发明新菜肴,用美食填补官场上的空虚寂寞冷。

苏轼对食物的追求不亚于诗词创作,有人曾经做过总结说,苏轼一生写过近五十首跟吃有关的诗。在诗中,出现过荔枝、龙眼、槟榔、杨梅、橄榄、桃、杏、梨、枣、石榴、樱桃等水果,还有鲫鱼、鲈鱼、鲤鱼、江豚、猪肉、羊蝎子、兔……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轼自称“老饕”,自比龙之五子饕餮,说“尝项上之一脔,嚼霜前之两螯。烂樱珠之煎蜜,滃杏酪之蒸羔。蛤半熟而含酒,蟹微生而带糟。”,意思就是吃肉只选小猪颈后部那一小块最好的肉,吃螃蟹只选霜冻前最肥美的螃蟹的两只大螯。把樱桃放在锅中煮烂煎成蜜,用杏仁浆蒸成精美的糕点。蛤蜊要半熟时就着酒吃,蟹则要和着酒糟蒸,稍微生些吃。挑剔讲究程度,绝非一般人,更豪言这些天下美食,“以养吾之老饕”。据说历史上以苏东坡命名的菜品有66道,放如今,他一个人就能撑起《风味人家》《舌尖上的中国》。

黄州有三好:鱼肉,猪肉,竹笋

公元1080年,苏东坡被贬到黄州(现在的湖北黄冈地区),《初到黄州》这首诗就出炉了:“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鲜美的鱼肉,清脆的竹笋,还有便宜的猪肉,便组成了苏轼的黄州三好。

因为宋代猪太多了,当地的老百姓都不稀罕吃了,苏东坡于是发起了一场复兴猪肉的革命,有《猪肉颂》为证: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轼白天出门耕种,晚上躲在厨房研究菜谱,他发现用“慢着火,少着水”的方法煮出来的猪肉特别香,于是这碗留香千年的“东坡肉”,不仅曾慰籍了政治上失意的东坡学士,如今也使我等无数“吃货”一饱口福。后来他被发配到惠州,又把东坡肉跟梅干菜结合起来,烹饪出“梅菜扣肉”。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吃鱼是苏轼的一大爱好,只要是鱼,苏东坡几乎来者不拒,吃过鲤鱼、鳊鱼、黑头鱼、墨鱼、鳜鱼、鲈鱼、鲍鱼等等,甚至连剧毒的河豚也敢吃,总之凡是水里游的,他一样都不落下。就连他游赤壁的时候,也不忘带上鱼,“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

吃High了还作诗:姜芽紫醋炙鲥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尚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莼鲈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轼文集》卷六内收录一小文《煮鱼法》,记载的正是苏轼自创的私家鱼汤的秘笈:以鲜鲫鱼或鲤治斫,冷水下,入盐如常法,以菘菜心芼之,仍入浑葱白数茎,不得搅。半熟,入生姜萝卜汁及酒各少许,三物相等,调匀乃下。临熟,入橘皮线,乃食之。其珍食者自知,不尽谈也。

这一锅清鲜的鱼汤没有名称,我们可以叫它“东坡鱼”。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对于这首《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大家的熟识度最高,但是诗的后两句才是苏轼的最爱吧,“篓篙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其实苏轼想说的是春天来了,桃花开了,有桃子吃了!鸭子也能吃了!哎呀,满地的竹笋,又有好多河豚,都能吃啦!好吃好吃,真开心啊!

宋代孙奕所撰的《示儿编》里记载了苏轼吃河豚的轶事。苏东坡谪居常州时,爱吃河豚。中士大夫家里烹制河豚有独到之处,邀请他到家中品尝河豚鱼。他的家人都躲在屏风后面,想听苏东坡如何发表吃后感,却只见苏轼埋头大吃,完全不点赞,这家人正有些失望,忽然听到苏东坡大声道:“也值得一死!”果然,真正的吃货才有这样为了吃而舍命的拼搏精神!

苏轼被贬到湖北黄州后,经常吐槽伙食差。有一次,陈季常送他一筐覆盆子,作为一个资深吃货,苏轼十分感动,特地写了封信。再然后,这封《覆盆子帖》,成了无价之宝。(苏轼的很多传世尺牍中,都提到了陈季常这个人的名字,作为苏轼的终生密友,“季常先生”陪伴苏轼度过了谪居黄州的艰苦岁月。其妻柳氏凶悍,东坡先生的一句“河东狮子吼”使其名闻天下。)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东坡不仅自己喜食覆盆子,还教给朋友怎么分辨。

“覆盆子若不真,即无效。前者路傍摘者,此土人谓之插秧莓,三四月花,五六月熟,其子酸甜可食,当阴干其子用之。今市人卖者,乃是花鸦莓,九月熟,与《本草》所说不同,不可妄用。”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轼的弟子秦少游是高邮人,为了孝敬师傅,没少将高邮的特产寄给苏轼。收到这些特产之时,正是东坡在黄州最为困苦的时刻,每样特产都让他感觉是“舌尖上的中国”:酒醉的鲫鱼口味纯正、腌制的双黄蛋鲜红欲滴、紫蟹则膏肥黄美,就是姜芽,竟也吃出了猪肉的感觉。

吃完,苏东坡还不忘为高邮特产做起广告,十分夸张地赞赏道:“且同千里寄鹅毛,何用孜孜饫麋鹿”,少游同志对我情深意切,给我寄的特产比麋鹿还美味。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东坡羹,也是苏东坡贬寓黄州后发明的一种素菜羹。他自豪地在《东坡羹颂并引》说:“东坡羹,盖东坡居士所煮菜羹也。不用鱼肉五味,有自然之甘。其法以菘若蔓箐,若芦茯,若荠,皆揉洗数过,去辛苦汁,先以生油少许涂釜缘及瓷碗,下菜沸汤中。入生米为糁,及少生姜,以油碗覆之。”

这道羹不仅美味,而且营养价值很高,也难怪苏东坡会自豪地在《东坡志林》中写道:予在东坡,尝亲执枪匕煮鱼羹以设客,客未尝不称善。

好菜一定要配好酒才行,苏东坡自己还捣鼓着酿酒,在黄州酿米酒,在定州酿松酒,在惠州酿桂酒,在海南酿“真一酒”。1082年,苏东坡得西蜀道人杨世昌酿酒的秘方,即以糯米、蜂蜜为原料,亲自酿出了的蜂蜜酒,还把酿酒的环节、工序,写成《蜜酒歌》分享给他的粉丝:

不如春瓮自生香,蜂为耕耘花作米。一日小沸鱼吐沫,二日眩转清光活。三日开瓮香满城,快泻银屏不须拨。百钱一斗浓无声,甘露微浊醍醐清。

从此以后,“蜜酒”风靡各大网店。

宋元丰八年(1085),刚刚结束五年黄州贬官生活的苏轼出任登州太守,来到盛产鳆鱼的蓬莱。如此美味自然逃不过大文豪苏轼的嘴。品尝登州鳆鱼美味之余,他挥笔写下一首《鳆鱼行》,诗中的“鳆鱼”,指的就是鲍鱼,古人称鲍鱼为鳆鱼。苏轼在诗中对鳆鱼的美味和历史掌故都进行了描述和热情吟赞。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在苏轼被贬黄州前任湖州太守的日子里,曾寄诗丁公默(苏轼与常州丁公默为同科进士),丁为表达感激之情,送来了蝤蛑(梭子蟹)。于是,苏轼写了一首名为《丁公默送蝤蛑(yóu móu)的诗,这句“半壳含黄宜点酒,两螯斫雪劝加餐”看完令人食指大动阿。

惠州,有荔枝和羊蝎子的日子,也不算太难熬

黄州没待几年,苏轼终于咸鱼翻身回到了京城。结果还没高兴几天,再次被贬到了惠州。

当时的惠州,可不比今天的“沿海地区”,放眼大宋王朝的版图,它只是一块超级不起眼的弹丸之地。苏轼好不容易在集市上看到有卖羊肉的,一打听才知道这里有规定,一天只能卖一头羊。

心想自己一个犯官,没钱没权,抢不过那些达官贵人。于是他私下里就叮嘱屠夫,把没人要的羊脊骨给他留着。于是火烤羊蝎子的独家吃法诞生了。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先把羊脊骨彻底煮烂,再用酒浇在骨头上,撒盐,用火烤到骨肉微焦,就可以吃了。在吃羊脊骨间的碎肉的时候,苏轼还非常非常细致地吮吸起骨头里的骨髓,没想到—竟然吃出了海鲜的味道!

他把这种吃法写信告诉了自己的弟弟苏辙,快马加鞭,十万火急, 心中还不忘调侃一句:这样好吃是好吃,就是身边的狗有点不乐意。

惠州市井寥落,然犹日杀一羊,不敢与仕者争。买时,嘱屠者买其脊骨耳。骨间亦有微肉,熟煮热漉出。不乘热出,则抱水不干。渍酒中,点薄盐炙微燋食之。终日抉剔,得铢两于肯綮之间,意甚喜之,如食蟹螯。率数日辄一食,甚觉有补。子由三年食堂庖,所食刍豢,没齿而不得骨,岂复知此味乎?戏书此纸遗之,虽戏语,实可施用也。然此说行,则众狗不悦矣。——《与子由弟书》

更让苏轼开心的是,惠州有他非常喜爱的水果——又甜又多水的荔枝。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苏轼对于荔枝真是爱得深沉,《食荔枝二首》里最有名的要属这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不光荔枝,前半句“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里的枇杷、杨梅苏轼也没放过。

荔枝吃多了上火,苏轼的幸福持续了没多久,他就不幸长了痔疮。坐,坐不得,站,站不久,走,又走不远。

即便如此,苏东坡依然选择站在吃货前线,决不退缩。为了让自己的身体尽快恢复,苏轼竟然自己发明了一套食疗的法子,把药材茯苓和黑芝麻混在一起,发明了一道口感倍棒的东坡药饼,既能治痔疮,又能大饱口腹之欲。

伏苓去皮,捣罗入少白蜜,为麨,杂胡麻食之,甚美。如此服食已多日,气力不衰,而痔渐退。——苏轼《与程正辅书》

吃完荔枝,苏轼又把“魔抓”伸向了龙眼,大概是因为口感接近于肉,苏东坡对于这样丰润的水果完全没有抵抗力。苏轼从广东惠州贬到海南岛,三年后(宋元符三年,即公元1100)召回合浦,受廉州名士邓拟热情接待,安排在风景秀丽的清乐轩居住,虽只两个月,却写了《廉州龙眼质味珠绝可敌荔枝》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南贬惠州的苏东坡,自酿罗浮春饮,食蜜橘荔枝,更有友人烹“谷董羹”招待。谷董羹又名骨董羹,即今日所称之火锅,得名于投食材入沸水时发出的“咕咚”声。“取凡饮食杂烹之”,可见宋时火锅亦如今日一样,是各色食材的杂涮。

苏轼还在《记惠州土芋》帖中写道:“芋当去皮,湿纸包,壊之火,过熟,乃热瞰之,则松而腻,乃能益气充肌。”改变了惠州人“和皮水煮冷啖”的习俗。

单从这些“食谱”中,你或许看不出,在惠州的这几年,是苏轼人生的低谷。

被贬海南岛,生蚝吃到饱

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苏东坡又被贬了,并且更远了,跑到海南岛上去了,那时的海南岛,可是被古人称为“一去一万里,千知千不还”的鬼门关。是彻底的蛮荒之地,“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

运大米的船,半个月才到一次,苏东坡硬是在这个蛮荒之地,找到自己的“诗和远方”。

常日只能煮些青菜、萝卜做菜羮来吃,他还是乐观地美其名曰“有自然之味”。煮蔓菁、芦菔、苦荠而食之。其法不用醯酱,而有自然之味。——苏轼《菜羹赋》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他还在岛上痛喝椰汁,还把椰子壳做成帽子戴在脑袋上;美味的海鲜更是不能错过,他还学会了烹饪牡蛎,将生蚝肉与酒一起煮,再挑选其中个头较大的,烤熟,简直美味。肉与浆入与酒并煮,食之甚美,未始有也。又取其大者,炙熟,正尔啖嚼……——苏轼《食蚝》

并且给儿子写信炫耀道:无令中朝大夫知,恐争南徙,以分此味。

你爹我在海南又发现一种好吃的,叫牡蛎,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朝廷里的那些大官们,要是他们都跑过来跟我抢,我就没得吃了!苦中作乐,也莫过于此吧!

苦难磨不掉苏轼对生活的向往,始终是该吃吃,该喝喝。

或许用蔡澜先生的一句话,更好理解苏轼:“没有比吃东西打发时间更好的了,而且饱腹的感觉,永远是一个很好的感觉。”

苏东坡:被贬何所惧,反正一路有东坡肉,羊蝎子,生蚝,河豚

《关于蟹子的诗句古诗(蟹的诗句 古诗)》: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