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乳牙滞留正文

梅花许愿的诗句古诗(写梅花的诗句古诗名句)

梅花许愿的诗句古诗(写梅花的诗句古诗名句),

心,在哪里安放?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1、《洛阳城里见秋风》

洛阳城里见秋风。

想起了《世说新语》里那个叫张季鹰的,苏州人,爱喝酒,在洛阳城看到碧云天、黄叶地,洛浦秋风起,就想念江南的菰菜和鲈鱼,放着“东曹掾”不做,走人了。

东曹掾,相当于现在的市政府秘书长,哇塞,正处级干部耶!古来利与名,俱在洛阳城,西晋时候的洛阳,京畿之地,混个政府秘书长,该是件多么光宗耀祖、扬眉吐气的事情!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可人家小张偏不——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

《晋书?文苑列传?张翰》里的解释是,苏州的菰菜羹和鲈鱼脍很好吃,馋得小张“官”也不要了。

菰菜,其实就是茭白,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生在浅水里,嫩茎称“茭白”、果实称“菰米,在洛阳的夹河(伊、洛河之间偃师的佃庄、翟镇、岳滩)一带,河畔塘边,是很常见的。赤脚随便在水里一捞,三下两下扯去外面的绿衣,就露出里面白白的竹笋一样东西了,咬在嘴里,水灵灵、脆生生,不难吃,但也不觉得有多好吃。

洛河边长大的孩子,捉鱼、摸虾带狗刨,对洛河的熟悉,就仿佛自己的左手摸右手。吃过洛河的鲤鱼、草鱼,以清蒸最好,尤其是揭笼的那一刹,扑鼻的青香,清水出芙蓉般的诱人;吃过洛河的河蚌、螺蛳,以腌制最佳,配上九月刚出土的花生,满口都是肥而不腻的咸香,是秋天不可多得的美味;也吃过洛河的泥鳅、黄鳝,以红烧最妙,斗地主“斗”到半夜,一盘鳝断儿,满嘴流油,吃得那叫一个“馋”啊……

伊河的鲜藕、洛浦的鲤鱼、邙山的柿子、东山的核桃,洛阳的秋天,不缺吃的,更不缺好吃的,哪一样也都不比苏州的鲈鱼脍差。鲈鱼的做法不外乎清蒸、红烧和炖汤,那年去苏州旅游,在观前街的碧凤坊特意点了一道清蒸鲈鱼,据说是张季鹰的口味,吃起来松松软软的,觉得也不过尔尔。

曾在洛阳的报纸上读到过一篇文字,说,择一城,与之生死相依,这里的“城”,指的就是生于斯、长于斯、歌于斯、哭于斯、爱于斯、恨于斯的我的洛阳城、我们的洛阳城。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说到底,人,还是故土难离。

十年踪迹走红尘,回首青山入梦频,换成洛阳的你身在苏州,当秋风起时,江枫渔火愁得你睡不着觉,夜半钟声敲得你浮想联翩,你会不会想起洛阳的种种好来?人民西路迎宾馆南侧的东关牛肉汤、爽明街老洛一高边上的陈记驴肉汤、洛八办隔壁的南关杂肝汤……答案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还是洛阳好,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也都是流浪。

张恨水先生说,洛阳是个很男人的地方。大男人你就打一片江山,小男人你就买房子养老婆哄孩子,就为了菰菜羹和鲈鱼脍而放弃锦绣前程,总觉得张季鹰不够男人。但我却理解小张的做法——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神马都是浮云,有什么还能比故乡的一碗烩面、一碗羊杂汤更让人理解人生的酣畅淋漓和真实具体呢?

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老城西大街的高记丸子汤不错,突然间,很想请张季鹰去撮一顿……


心,在哪里安放?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2、《洛阳的秋》

洛阳近日多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先是收起了床上的竹席,白露过后,夜雨敲窗,不得不又取出了薄被。早晨上班,雨点落在在脸上,如丝绸拂面,有了秋凉的感觉。秋分、寒露、霜降,秋,深了又深,再深,就是立冬和小雪了。

周作人说,雨天只有两种人最喜欢:第一是小孩们,因为可以成群结队的“趟河”;第二种便是蛤蟆。洛阳新区多水,蛙声很少听到,但小桥流水、烟雨迷蒙,很是有几分江南的韵致。

一个人,燃一支烟、撑一把伞,沿开元路往西,经王城大道向北,顺古城路右拐,经过桃花庄园,杂眼的功夫就到隋唐遗址公园了。落雨的日子里,很喜欢一个人在这里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想,滴翠湖畔、野趣园边,残荷可听雨、鸟鸣人更幽。寂天寞地间,我,就是那不早朝的君王,一切的花花草草、一切的翠竹鸣禽,便都是我的臣民了。

大才女李清照的爸爸李格非在《洛阳名园记》里说:“以北望,则隋唐宫阙楼殿千门万户,延亘十余里。”当年,李老先生想必就是站在如今的滴翠湖边北望的。

大唐盛世、东都洛阳,一个多么诗意的名字啊!

咱洛阳的一个老乡,在苏州打工的时候,很想念家乡,说,天上的大雁啊,何时才能把我的思念捎回家乡呢?他叫王湾,一句“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清绝迷茫,打湿了多少洛阳人的青衫;有个山西人,在南京做县令,有朋友要回洛阳,他说,你给洛阳的哥们儿带个话,咱们的感情冰清玉洁,那可是杠杠的。他叫王昌龄,一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简直是神来之笔,温暖了多少洛阳人的心坎;还有个叫韦庄的陕西人,在咱洛阳生活了几年,后来四处流浪,一辈子念念不忘洛阳的好,一句“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黯然销魂,憔悴了多少洛阳人的思念。

在隋唐城遗址,洛阳的秋色是厚重的,厚重里又不失清灵,有绝句的规整,更有律诗的洒脱。

从公园出来,穿过宜人路,经开元路,沿龙门大道一直南行,也就30分钟的车程,就到龙门了。

青山两岸,伊水中流,第见风帆沙鸟、烟云竹树,洛阳的秋色,当然以龙门为最了。对于土生土长的洛阳人而言,难免会相习而相忘,说不出龙门的美来。今生最忆是江南的白居易,晚年竟选择了龙门的东山,足见龙门风光的旖旎,乐天先生这样描写龙门的秋色:

“东岸菊丛西岸柳,

柳阴烟合菊花开。.

一条秋水琉璃色,

阔狭才容小舫回 ”

千年之后,秋雨之中,从香山寺下西望,依旧如烟的还是唐朝的那抹柳色,依旧如玉的还是唐朝的那泓秋水,依旧淡定的还是卢舍那大佛的微笑,遥想当年,乐天先生就是在这里“俯视游鱼,仰数浮云”的。我非乐天,自然不知道乐天之乐,乐天非我,又怎知我之乐?

龙门不墨千秋画,伊水无弦万古琴,欣赏龙门之美,宜淡雾的清晨、宜落日的黄昏、宜飞雪的冬季、宜飘雨的秋日,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当然,也可以什么都不。

半卷纱帘望故园,别后经年几度寒,每每在我最开心的时候,抑或在我最失意的时候,常常独自一人,东山西望,卢舍那大佛仿佛慈祥的母亲,对我说,一切的一切你都会拥有,一切的一切也都会过去。

龙门山水间,洛阳的秋色是雅致的,工笔刻佛、写意山水,如墨又如画。

闲爱孤云静爱僧,在洛阳的秋日里,白马寺你也是一定要去的。山是邙山、水是洛水,山南水北间,白马寺大德高僧在等你停下匆忙的脚步。不必刻意地去烧香许愿,一瓢洛河水、一支邙山菊,半壶秋水荐黄花,佛已经很开心了。墙外是310国道的万丈红尘,墙内是青灯黄卷的无限清凉,放下贪嗔痴,清净自在心,还有什么是自己不能释怀的?少年时喜欢白马寺的金刚怒目、菩萨低眉,仅仅是觉得好玩,到如今40渐近,人到中年,依旧放不下的还是白马寺的晨钟悠扬、暮鼓低回,但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心境了。仿佛明人张潮在《幽梦影》里说的:“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深浅,为所得之深浅耳”,白马寺这本书,中年再读,竟有了秋天的味道。

不为参禅到古刹,因了这千年的白马寺,洛阳的秋色,就平添了几分通达和圆融。

依旧记得父亲星期天带我去白马寺的情景,那时我大概七八岁,骑骑寺院门前的石马,你就会成为厉害的唐僧,让大本事的孙悟空也乖乖听你的话;站在齐云塔前拍拍手,塔顶会传出一连串的蛙声,据说听了塔里的 “青蛙叫”,小孩子都能考上青蛙(清华)大学……

最忆青春眉黛浅,其实心底已苍凉,想起了宋人章良能的《小重山》: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唯有少年心。


心,在哪里安放?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3、《且插梅花醉洛阳》

余秋雨先生曾在《阳关雪》里说,诗文的魔力,竟能把偌大一个世界的生僻角落,变成人人心中的故乡。比如劝君更进一杯酒的阳关,比如烟波江上使人愁的黄鹤楼,比如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寒山寺……

洛阳,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一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让洛阳成了多少男人心头的故乡。

酒色财气一把刀,名缰利锁催人老,君不见,多少同林鸟,已成了分飞燕?多少男子汉,一怒为红颜?佛家三苦——得不到、不想要、已失去,人到中年、体味尤深。

万家灯火夜雨敲窗时候,一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让多少沧桑的心灵望峰息心、让多少孤寂的情怀心生暖意、让多少难言的苦涩冰消瓦解!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要知道,红尘俗世里,银碗盛雪、玉壶冰心,从来都是一种的人生的极致。

张籍说,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李白说,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韦庄说,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洛阳,从来都是男人落魄时的解语花,富贵时的忘忧草。

先说那个叫阿斗的后主刘禅,国破家亡后寄居洛阳,西晋皇帝司马昭问他,你想念成都吗?刘禅却说,在洛阳我很快乐,由此还产生了“乐不思蜀”的典故。虽说是梦里不知身是客的一晌贪欢,也足见洛阳之于成都,对刘禅那绝对不是一般的“给力”,在小刘的潜意识里,洛阳未尝不是他人生的故乡。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说什么刀光剑影,管什么鼓角争鸣,小刘说,我实在太累了,我只是想把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安顿在洛阳。

再说那个叫诗圣的杜工部,八年离乱、萍漂天涯,忽然听说官兵在洛阳打败了叛军,喜极而泣,归心似箭,多少的辛酸无奈、多少的凄苦迷茫、多少的日思夜盼,都化作心头的狂喜——纵酒吧、放歌吧、蹬舟吧,回洛阳吧。清人浦起龙在《读杜心解》里说,《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是“杜老生平第一首快诗”,真的是所言非虚,要知道,洛阳,那是老杜的家啊。

还有那个口是心非的白居易,山寺月中寻桂、郡亭枕上看潮,一忆二忆三忆的都是江南,六十七岁时,又写下脍炙人口的《忆江南》词三首,字里行间,溢满了对江南的相思之苦。但晚年白却选择了洛阳的龙门香山,而不是杏花烟雨的江南,这足见洛阳在香山居士心头的分量。言不由衷的官场,背后使绊的江湖,还是洛阳好,携取旧书归旧隐,落花啼鸟一般春,老白终于在洛阳停下了漂泊的脚步。

刘禅、杜甫、白居易,代表了男人的三种境界——帝王将相、达官显贵、落魄文人,不论身份如何悬殊,不论地位如何迥异,都莫不把洛阳作为心灵的故乡,何也?“包容”二字。

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说的是洛阳的花,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说的却是洛阳的人。一方水土一方人,想想看,洛阳北有邙山逶迤,南有洛水潺潺,中间是白马寺的晨钟暮鼓……既不乏漫天雪飞的北国风光,也不缺杏花烟雨的江南春色,仗剑天涯的英雄好汉也好、一地鸡毛的贩夫走卒也罢,都可以植物一样,在洛阳自然地生长。玉树临风、让女人意乱情迷的小帅哥潘安,才高八斗,写《洛神赋》的情书高手曹植,富甲天下、一掷千金的钻石王老五石崇,还有贾谊、左思、李贺、韩愈、元稹、刘禹锡……洛阳,的确是个适合男人这种动物生长的城市,所以,张恨水说,洛阳是个很男人的地方。

洛阳城东西,长作经时别。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如果你胸怀天下,就来洛阳打一片江山;如果你学富五车,就来洛阳写出洛阳纸贵的文章;如果你居家过日子,就来洛阳柴米油盐酱醋茶……

心,在哪里安放?

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心,在哪里安放?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4、《洛阳春 》

咋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昨夜的一场春雨,一直滴滴答答到天明。早晨上班,风吹在脸上,依旧冷冷的,但已经没有了寒意袭人的感觉。

呵呵,惊蛰一过,吹面不寒杨柳风,洛阳的春天来了。

洛阳春,三个字,和“女儿红”、“江南雨”一样的让人心生浪漫、万种柔情,任你心头有万千块垒,都在“洛阳春”、“ 女儿红”、“ 江南雨”这样的方块字里化为绕指柔情。

不善饮酒,但却一直对绍兴的花雕情有独钟。说是在宋代,绍兴家家都酿酒。谁家若生了女孩,满月那天请人在酒坛上刻上各种花卉图案、人物鸟兽、山水亭榭等等,然后泥封窖藏。待女儿长大出嫁时,取出窖藏陈酒,请画匠在坛身上用油彩画出“百戏”,如“八仙过海”,“龙凤呈祥”,“嫦娥奔月”等,款待宾朋。这就是绍兴花雕,也叫女儿红。像极了居家过日子的女人,柔和、清亮、芬芳、甘香,素面朝天而又与世无争,她会对你说,俺这辈子跟定你了,不管你贫穷还是富有;她绝对不会说,俺宁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

洛阳也酿酒,但却是那种一怒为红颜的烈酒,曹操就很喜欢喝洛阳的这种叫“杜康”的酒,有啥事想不开了,就喝个没完没了,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杜康酒是金刚怒目,女儿红是菩萨低眉;杜康酒是骏马秋风冀北,女儿红是杏花春雨江南;杜康酒是大江东去,女儿红是杨柳岸,晓风残月。一句话,仿佛宋词,杜康酒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女儿红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据说某年某月某一天的洛阳,也和绍兴一样,产一种叫“醉三月”的酒——取四月含苞的牡丹,用三月洛河的暖波调和,注入深幽无人处千年紫砂土铸成的陶瓮,再用初夏第一张看见朝阳的新荷覆紧,密闭到次年燕子来时,然后启封,甘爽,清冽,醇香扑鼻,既具江南的柔情,也不乏北方的阳刚……可惜,谁也没有见过。

地道的洛阳人,但却一直痴迷于江南的烟雨。几年前,看《新白娘子传奇》,烟雨江南里,许仙和白娘子那一场销魂蚀骨的爱情,让我这个洛阳男人泪雨滂沱——只恨自己晚生了千年,只恨自己为何不是生在那三月烟花的江南啊! 在我青葱的年少光阴里,记不清多少次,一个乡下少年在洛水岸边,看河水逝者如斯、不舍昼夜,看白云起舞弄影、水天一色……那河水的尽头是否就是向往的那江南烟雨?那云外的天空是否就是梦想的流水人家?很喜欢女诗人路也的那首《木梳》,说是她要她喜欢的一个江南的书生用梅花、桂子、茉莉、枫杨或者菱角这些江南的风物给她起个小名,要书生依照那些遍种的植物来称呼她,她和书生在一个叫瓜洲的渡口,在雕花的木窗下,吃莼菜和鲈鱼,喝碧螺春与糯米酒,写出使洛阳纸贵的诗,在棋盘上谈论人生,用一把轻摇的丝绸扇子送走恩怨情愁。这何尝不是我前世今生的愿望啊!

一千多年前的唐代,一个叫李源的洛阳男人,和惠林寺僧人圆泽情同莫逆,一次,两人同游峨嵋山,两人从荆州入四川。路过一个叫南浦的地方时,看见一位身怀六甲的妇女,在泉边打水。圆泽平静地对李源说:“她就是我要托身转世的所在。”圆泽说:“这位妇人姓王,我本该成为她的儿子,已经怀了三年了,因为我迟迟不来投胎,所以她一直做不了母亲,养不了儿子。今天既然遇上了,看来已无法躲避。你当念佛号助我速生。”圆泽对李源说:“我与你交往深厚,彼此知心,今天大限已到,就此别过。三天之后,你要到我投身的家里来,那时正在为新生儿沐浴。新生儿就是我的再生,我那时将以笑为验。还有请你记住,十三年后,我们还会在杭州灵隐天竺相见。”三日后,李源到圆泽投胎的家里看他,果然,那孩子正在洗澡,见李源来,冲着他咧开嘴笑起来。十三年后,李源只身从洛阳前往杭州。葛源亭畔,有人在喊:“李源,李源!”李源源循声望去,见涧水对岸,有个梳着菱髻、骑在牛背上的牧童,李源知是圆泽转世为牧童,一时间百感交集,问:“你身体好吗?”圆泽笑着说:“李公,你是个守信用的人!可惜你的尘缘未了,我们无法再续前缘了,请你继续勤加苦修。”

圆泽送给洛阳男人李源两句偈语——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李源的来生天随人愿,那么我呢?至少,今生我不是江南人。

其实,《洛阳春》是一个词牌名,一个很春天的意象。猜想最初的来历,是宋之问《始安秋日》中“桂林风景异,秋似洛阳春”的句子,大家都觉得好,于是就成了词牌。白居易就迫不及待地写了首《洛阳春》:洛阳陌上春长在,昔别今来二十年。唯觅少年心不得,其余万事尽依然。到了宋代,欧阳修也写了一首《洛阳春.一落萦》:红纱未晓黄鹂语。蕙炉销兰炷。锦屏罗幕护春寒,昨夜三更雨。绣帘闲倚吹轻絮。敛眉山无绪。看花拭泪向归鸿,问来处、逢郎否……

洛阳城东西,长作经时别。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听说龙门东山的桃花开了,问来处、逢郎否?


心,在哪里安放?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5、《龙门雪》

冬天的洛阳,一无可看,但可以看看龙门的雪。落雪的日子,龙门,我是一定要去的。

龙门雪,有佛的味道、有爱情的味道、有江湖的味道,个中滋味,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于千万人之中与见你要所遇见的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张爱玲这句话,可以充分说明,想要在龙门的一场雪里品出人生三味,那是可与而不可求的,是要靠缘分的。

岑参的雪“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太苦寒;卢纶的雪“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太暴力;韦庄的雪“钟陵风雪夜将深,坐对寒江独苦吟”,太落魄。龙门品雪,最好是一场大雪,最好是在无风的夜晚,最好是天空还有一轮明月,当然,最好是一个人,不过,身边再有那么一个添香的红袖,那就再好不过了。月白风清、万籁俱寂,寂天寞地间,龙门,就成了你一个人的龙门。当此时也,龙门的雪,就有了白居易那种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的静,就有了杜牧那种窗外正风雪、拥炉开酒缸的暖,就有了杜甫那种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明,更有了柳宗元那种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雅……

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王子猷的雪夜访戴,千载之后读来,依旧是风神俊朗、洒脱不羁,让人心生向往。

在一个大雪后的午夜,踩着厚厚的积雪,我一个人从单位走到龙门。站在陈毅题写“龙门”二字的桥上四望,但见青山两岸、伊水东流……没有了白日游人如潮的喧嚣、没有了千万人顶礼膜拜的荣耀,清冽的月光下,龙门,圣洁而庄严,朴素而温暖:皑皑白雪,落寞中带着几丝安慰,岑寂中带着几许热闹,让人躁动不安、浮想联翩,更让人抱朴守拙,地偏心远,龙门的雪,仿佛也有了佛的味道。

冬夜的河水在月光下闪着干净的光,大团儿大团儿的白雪如棉花一样点缀在河面上,忽然间的飞鸟从水面掠过,荡漾起多少陈年的往事……最忆青春眉黛翠,其实心底已苍凉, 40载的岁月,我是既渡的行人,过去种种,犹如隔岸的风景,倒映在水中。想起了余光中在《《望乡的牧神》》里说,有些事情,曾经恨过的,再恨一次;曾经恋过的,再恋一次;有些无聊的,再无聊一次……你我皆凡人,有些东西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既然放不下,那么就拿着,哭也好、笑也好,苦也好、累也好,都是自找,怨不得旁人也都是自愿,就像仓央嘉措说的,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从龙门桥东下折向南,就是香山寺了,站在寺下隔了宽阔的河水西望,奉先寺在积雪的映衬下呈青黛色,青和白两种颜色在如水月色的调和下,晕染成了一幅粉墙黛瓦的院落。院子的正中,女主人卢舍那仿佛宣纸上洇着的大朵荷花,低眉含笑,只一个眼神,便敌千军万马。忽然想起台湾女作家朱天文的《巫言》里说,你知道菩萨为什么低眉?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娑婆世界,一切莫非是苦?一种解释是菩萨在专心听你的诉说,一种解释是菩萨除了不忍看,也是没有能力看,才低眉的。佛有三身:法身、报身和应身。据说卢舍那就是武则天的“报身佛”,意为“光明普照”,是美德的化身、智慧的象征。现在想想,作为一个女人,武则天真的是很不容易,打也打了、杀也杀了,爱也爱了、恨也恨了,徒留下一尊石头,让后人流言蜚语、议论纷纷。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人间天上,代代相传,但是,心真能变成石头吗?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舒婷说的多实在、多温暖啊。皇后、皇太后、武周皇帝、则天大圣皇帝,武大姐的名头一个比一个响,但都不如武媚娘三个字万种风情,女人味十足。这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除了爱情,哪一件事不是累赘?这世间的男男女女,又有哪个心里想的盼的,不是一个温暖的依靠?相逢似春雪,一夜不能留,抬头遥望,武大姐默然低首、含笑不语,仿佛在说,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人散后,一弯新月天如水。手机响了,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了,老婆问,疯够了没有,回来吧。从香山寺下回头向北,经白园、东山宾馆,就是一个叫郜庄的村子。因为毗邻龙门的缘故,村民大多开起了家庭旅馆,名字也是起的一个比一个酷——龙门旅社、龙门客栈、新龙门客栈,颇有几分江湖的味道。乡村小路七扭八歪,搓麻将的声音、哄孩子的声音、小夫妻吵架的声音……乡村的雪夜,宛若一个俗世的江湖。说是有两条鱼,共同生活在一眼泉水里,因为泉水干涸后,两条鱼未能及时离开,最终受困于这片陆地上的小洼里,为了生存,两条鱼相互吐沫来润湿对方。这就是相濡以沫的由来,其实,这是《庄子·大宗师》篇里的句子,原话是——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贫贱夫妻百事哀,什么是江湖?阿城说,江湖就是人情世故。

我骑着小毛驴身后背着弯月刀

降龙十八掌只练会第一招

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咱就跑……

回到家时,床上老婆鼾声正浓,被子是刚晒过的,有阳光的味道;女人是刚洗过的,有夏士莲的味道……


心,在哪里安放?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阮小籍文字——

1、雪小禅说,这样的男人最适合当情种,有道理

2、所有的念念不忘都是一厢情愿,所有私奔的故事结果都很惨

3、多少的故事有始无终?多少的痛苦却又甘之若饴?40岁,再不爱就来不及了

4、谈爱情己老,谈死太早,时尚说你妖,朴素说你老,40岁,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5、再回头已是百年身,婚姻无所谓对错,彼此都是各自的一段命,谁也逃不过

6、40岁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梅花许愿的诗句古诗(写梅花的诗句古诗名句)》: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