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乳牙滞留正文

未来用古诗文怎么说(晚安用古诗文怎么说)

未来用古诗文怎么说(晚安用古诗文怎么说),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视频不在华美,有真知则名;文章不在名气,有灼见则灵。在这里,有独立思考,无人云亦云。在这里,绝不蹭热点,绝不炒夹生。学习中国文化,传播中国文化,弘扬中国文化。

头条朋友好,今天我要讲讲毛主席井冈山词,题目是《用别样的角度,赏析毛主席井冈山词,往昔、如今、未来》。在举国隆重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之际,我们回顾毛主席的井冈山词作,对于我们认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认识中国革命的胜利,认识当今时代的伟大成就,都有着重要的启迪作用。

毛主席关于井冈山的词一共写了三首,分别是写于1928年的《西江月·井冈山》和1965年的《念奴娇·井冈山》、《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前面是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时期,也是根据地初创时期,后面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16个年头。

因为这几首词都是写井冈山的,所以在介绍这三首词之前,我们要对井冈山有个大致的了解。

用别样的角度,赏析毛主席井冈山词,往昔、如今、未来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首先介绍井冈山位置和地形。井冈山位于江西、湖南两省边界的罗霄山脉中段万洋山的北支,在江西宁冈、遂川、永新和湖南的酃县四县交界的众山从中,山势险峻陡峭,海拨近千米,中间多盆地,方圆约280公里。井冈山的中心是茨坪。茨坪设有5条出入的关口,被称为五大哨口:即南面的朱砂冲,东面的桐木岭,西面的双马石,北面的八面山,西北面的黄洋界。

现在再介绍一下井冈山的历史。关于“井冈山”名称的来历。在当地有这么一种说法:清朝初年,有位姓蓝名子希的人,为避战乱,迁徙到五指峰下一块小平地安家立寨。由于这里四面环山,地形好像一口井;村前有一条小溪流过,客籍人称溪为“江”,遂名此地为“井江”。因村庄依山向江建造,这村子也就叫作“井江山村”。当地方言“江”、“冈”同音,又演变成“井冈山村”的名称。

1927年10月秋收起义后,毛泽东率领起义部队来到“井冈山村”。1928年10月5日毛泽东在《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一文中写的地点就是现在的井冈山,可是文章中并没有提到“井冈山”,而是说“大小五井山区”、“大小五井”,即大井、小井、上井、中井、下井等地,指的是罗霄山脉中段湘赣边界江西一侧山区,即现在的井冈山。

然而在1927年之前的文字记载中却找不到“井冈山”这三个字。虽然在1930年出版的《吉安县志》中记载吉安县有个井冈市,明朝时设过井冈巡检司。这应当是“井冈”二字的最早记载。但是。这个“井冈”却在现在井冈山东北300多里之外。因此,这个“井冈”与现代地理名称“井冈山”并不是一回事。

1928年11月25日,毛泽东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井冈山”一名出现了十多次,并且不再提“大小五井”、“大小五井山区”。只是从这个时候,毛泽东才用“井冈山”代替“大小五井”。这是目前所知“井冈山”三个字真正首次在文献中出现。估计当时毛泽东是用这个“井冈山村”的名称,代替了“大小五井”、“大小五井山区”。

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时代,“井冈山”由村名变成了一个山名,而且当时还代表着红军割据的地域,包括山地、村庄、城镇。

作为自然景观,井冈山具有“雄、险、秀、幽、奇”的特色,可以春赏杜鹃,夏观云海,秋眺秀色,冬看雪景。尤以雄险的山势、奇特的飞瀑、磅礴的云海、瑰丽的日出、烂漫的杜鹃而蜚声中外。如今,井冈山已经成为一个革命传统教育与风景旅游览胜为一体的新型旅游胜地。

大家知道,评论、赏析毛主席诗词的文章汗牛充栋,不用我在这里重复。我只是说我的理解、认识。我认为,如果要深刻理解毛主席的词,在词本身分析的基础上,不仅应当将其放到文学史的长河中去比较,而且还应将毛主席井冈山的词,作为整体结合起来分析理解。通过对比才能深刻理解毛主席词的精髓,即艺术成就和思想深度;通过整体才能完整、全面地认识毛主席词的史诗价值。

现在我将毛主席的三首词先朗诵一下,让大家先有个整体感觉。

其一《西江月·井冈山》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报导敌军宵遁。

其二《念奴娇·井冈山》

参天万木,千百里,飞上南天奇岳。

故地重来何所见,多了楼台亭阁。

五井碑前,黄洋界上,车子飞如跃。

江山如画,古代曾云海绿。

弹指三十八年,人间变了,似天渊翻覆。

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

独有豪情,天际悬明月,风雷磅礴。

一声鸡唱,万怪烟消云落。

其三《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

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

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

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西江月》没有描写井冈山的内容,实际上这是一首称赞井冈山保卫战的词作。由于黄洋界是这次保卫战的关键,所以也称为黄洋界保卫战。黄洋界,又称汪洋界,控制了井冈山的北大门。距红军总部机关的茨坪约25里,是宁冈、永新、酃(líng)县进入井冈山腹地的必经通道。黄洋界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宁冈,左右两侧都是峭壁深谷,为五大哨口中最险要处,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当年红军在井冈山设有五大哨口,分别控制了井冈山的五条道路。这五大哨口都是筑有坚固工事的险要隘口,其中黄洋界哨口最关键,黄洋界哨口一旦失守,井冈山必然失守,因此黄洋界保卫战几乎等于井冈山保卫战。

用别样的角度,赏析毛主席井冈山词,往昔、如今、未来

黄洋界哨口

《西江月》创作的时代背景:1928年7月,湘赣敌军向井冈山发动第二次“会剿”。为打破敌人“会剿”,在敌前锋逼近永新时,毛泽东率31团在永新附近将敌围困在永新县城30里内达25天之久。而朱德、陈毅则率领红军主力28、29团向敌占区茶陵、酃县进攻,迫使来犯之敌慌忙回援茶陵,因而击破了敌人的首次“会剿”。但正当此时,28、29团向湘南冒进,结果在郴(chēn)州先胜后败,红29团几乎全军覆没,剩余部队同28团一起向桂东转移。毛泽东得知消息后,亲自率31团前往桂东迎还红军主力,这时留守井冈山的仅剩31团的一营,敌人正是乘此机会纠集4个团,8月30日向黄洋界哨口进攻。

这首词我认为要注意四点:

一个是,《西江月·井冈山》的写作时间和题目。如果这首词创作于1928年秋,或有人准确地说是9月5日前后,那么这首词的名字可能就不叫井冈山或者就只有《西江月》词牌名。如果叫井冈山,那么一种可能表示是井冈山村的简称。因为,1928年11月25日,毛主席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才出现井冈山。另一种可能就是在1928年底时所写。毛主席的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48年7月1日出版的由中共东北局宣传部主持出版、东北书店发行的《知识》杂志第七卷第六期上。我没有机会读到那个原本,不知道名字是不是叫《西江月·井冈山》?

二个是,毛主席自己解释说,“‘旌旗’和‘鼓角’都是指我军。”“‘旌旗在望’其实没有飘扬的旗子,都是卷起来的。”目前,还有不少关于旌旗是指敌军的说法,这来自于郭院(沫若)办公室。

三个是,“黄洋界上炮声隆”的典故。实际上是黄洋界上炮一声。当时山上只有红三十一团一营的两个连。打到下午,红军子弹所剩无几,靠石块御敌。在此关键时刻,红军扛来一门坏的迫击炮和仅有的三发炮弹。前两发都是哑炮,第三发不但响了,而且恰巧落在敌军指挥部,上山之敌慌忙撤退。红军在哨口守了一夜,第二天发现山下空无人影,敌军连夜撤走了。原来敌军以为红军主力二十八团,已经回到井冈山。二十八团是南昌起义的正规军改编的,只有他们才有炮。

四个是,最重要且容易被忽视的,就是这场黄洋界保卫战的指挥人。毛泽东当时并不在井冈山。指挥这场保卫战的主要是三十一团长朱云卿,还有党代表何挺颖、营长陈毅安,他们发动群众、凭险抵抗,最终在敌我力量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伟大胜利。但有的对这首词的评价却说,这首词表达了诗人从容不迫,以不变应万变,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天才般的战略战术的思想。这显然没有搞清楚黄洋界保卫战的指挥人是谁。

毛泽东的这首《西江月·井冈山》是他写战争题材的第二首词,在前一年还写过《西江月·秋收起义》。在历史上写战争题材的词,最有名的当属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但是苏轼写的是历史上的战争。苏轼的这首词,作于“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两年之时,既然千古风流人物既被大浪淘尽,那么一已之荣辱穷达,又何足悲叹?怀古抒情,衬托出苏轼的心情旷达、心胸开阔,显示出其思想境界很高。然而,与《西江月》比较,毛泽东在各个方面则更胜一筹。从写作方法上看,苏轼是用叙事体的方式写词,毛泽东继承了这种方式,并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融入其中,比如,“旌旗在望”、“围困万千重”、“炮声隆”,写实与夸张完美的统一。从作者所处的环境背景看,苏轼是被贬谪时期,虽然重新启用不知道在猴年马月,但毕竟还是个地方官啊。而毛主席当时的处境是非常险恶的,正如作者在《念奴娇》中所说的“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随时会为了革命而献出生命。从内容上看,苏轼是借古代战争抒发情怀,而毛泽东直接抒写现实的战争场景,强烈地抒发“岿然不动”、“众志成城”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什么是革命乐观主义?说实话,以前听多了,都麻木了,也没有深刻的理解。如果将作者当时的处境,放入历史背景中去思考,处九死一生之境,置生死于不顾,却对胜利充满信心,再去与苏轼的处境背景和心情旷达相比,层次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刚才,我主要谈了《西江月》创作背景及艺术风格和思想境界。另外《念奴娇·井冈山》《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我在这里简单谈一下,这两首都是1965年5月写的,与前面一首《西江月》,使井冈山的三首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一般研究者认为是同时写的,而且认为《水调歌头》较《念奴娇》要好。我认为,写作时间从逻辑上分析《念奴娇》应当在《水调歌头》之前写完。为什么?从内容上看,《念奴娇》反映的主要是“天渊翻覆”的人间巨变和对“九死一生”艰难岁月的回忆。而《水调歌头》在赞美旧貌变新颜的美好景色的同时,主要反映的则是作者对未来的“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雄伟展望。我认为《念奴娇》写完,作者应当意犹未尽,只有写完了《水调歌头》,才能完整表达作者的万丈豪情。这样这三首词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时间线,在《西江月》里,往昔面对强敌,众志成城;在《念奴娇》里,如今创建新中国,天渊翻覆;在《水调歌头》里,面向未来,世上无难事。而《念奴娇》则起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成就相当高,不是可有可无的,它使井冈山三首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从而全面生动地反映了中国革命苦难辉煌和建设发展的伟大成就的历史进程,以及对未来的雄伟展望。5年后,到1970年就实现了“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目标: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1970年4月24日上天,中国第一艘核潜艇1970年12月26日下水。

毛主席创作《水调歌头》是在国家初创时期,这让我想起了西汉开国皇帝刘邦的《大风歌》。作者前两句“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直抒胸臆,雄豪自放,亦显得踌躇满志。“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诗风一转,突然透露出前途未卜的焦灼,抒发了作者内心表现出对国家尚不安定的浓郁的惆怅。全诗浑然一体、语言质朴、大气磅礴,包含了双重的思想感情,也别具一格。但与毛主席的词一比,不单是略输文采,更是治国境界的完全不同,刘邦忧虑的是国家安定,毛主席谋划的早已超出了国家安定的层次,而是国家未来的“超英赶美”。

值得庆幸的是,可以告慰毛主席的是,在建党一百周年之际,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更高层次上已经超越了“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目标,实现了:白兔采月壤,火星绕落巡。太空建天宫,炎黄居其中。

今天就谈到这里,由于水平有限,肯定存在不足,这只是一家之言,抛砖引玉而已。有什么需要指正、补充的,请各位给我留言。谢谢!

(图片来自网络,本文未经授权禁止使用)

《未来用古诗文怎么说(晚安用古诗文怎么说)》: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