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生物试题正文

明代西湖的诗句(西湖断桥诗句)

明代西湖的诗句(西湖断桥诗句),

在乾道五年 (1169),陆游往夔州赴任,不得不离开西湖,在他的《入蜀记》中有这样一段话:“二十八日……出暗门,买小舟泛西湖,至长桥寺。予不至临安八年矣,湖上园苑,竹、树皆老苍,高柳造天,僧寺益耸,而旧交多已散去,或贵不复相通,为之绝叹。”诗人锐意恢复,但一生任地方官,恢复之志难以实现,于是寄情于西湖山水,西湖成为诗人痛苦心灵的栖息地。

陆游向往着能被皇帝赏识,但孝宗虽欣赏他的诗名,却只是视其为诗人。经历了多次失望,淳熙十三年(1186),已年过六十的陆游被任命为知严州军州事。陆游在春二月到京城入奏辞行,此次又住在西湖边上。他向孝宗慷慨陈词收复失地的主张时,此时孝宗对北伐已经寒心,只嘱咐他在山水胜处赋咏自适,陆游很是失望。目睹繁华依然的京都,不禁抚今追昔感慨万端,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陆游的西湖情节

1、此时西湖成了他激愤孤独之感的载体。

“南山老翁亦出游,百钱自挂竹杖头”“畏冷不竟夕,恨此老病身。”岁月蹉跎、有志难伸,借西湖的山光水色来聊以慰藉“人生得意须年少,白发龙钟空自笑。”“鹤发隐者欤?长歌收钓缗。”在一次游西湖后陆游赋诗《与儿辈泛舟游西湖,一日间晴阴屡变》:

逢着园林即款扉,酌泉鬻笋欲忘归;

杨花正与人争路,鸠语还催雨点衣。

古寺题名那复在,后生识面自应稀。

惊心六十余年事,双塔依然在翠微。

诗歌借西湖值雨抒情,前四句从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四个角度写三月西湖“杨花争路”之美景,诗人“酌泉鬻笋欲忘归”之惬意,“雨点衣”之语打破沉醉心境,诗人内心一时百味杂陈。后四句抒情,先写史实“六十余年事”,即指岳飞冤狱,借史实抒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之感。

绍熙元年(1190)春,陆游遭谗言罢官。离别临安归乡之际写下《临安春雨初霁》: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谁令”一句用西湖诗人白居易见前辈顾况事,白居易少年时曾到长安拜谒顾况,顾况却鄙夷他衣着破旧、貌不惊人而不愿接待,而且还以“长安米贵,居大不易,速归尔乡。”来戏弄白居易。陆游用此典故写出他在京城几年仕途坎坷的无限辛酸。陆游西湖诗,多将前人诗意融入到己诗中,一夜听春雨无眠,颇具“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意蕴,心境郁闷孤寂、惋惜怅惘可想而知。而隐居西湖边的小楼,风声、雨声、卖杏花的市声却都传入深巷小楼中,声声入耳,也隐约道出了诗人“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博大胸怀。在这首诗中,完美融合了陆游诗最主要的两个特色:恢复失地、一雪国耻的悲愤激昂;对闲适日常生活深永滋味、当前之前景物情状的细致体味。尾联则用西晋诗人陆机的“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写了无奈归去之意。

陆游的西湖情节

2、陆游所吟颇多壮志难酬之感慨。

如“呼船径截鸭头波,岸帻闲登玛瑙坡。弦管未嫌惊鹭起,尘埃无奈污花何。宦情不到渔蓑底,诗兴偏于野寺多。明日一藤龙井去,谁知伴我醉行歌。”诗中“岸帻”一语写诗人狂放疏慢、不拘礼节的孤傲性格,“尘埃”借喻京师名利场的肮脏污浊,“污花”暗指因自己生性秉直而遭排挤的现实。结句触景生情,抒不被朝廷重用,只能借酒消愁,排解恢复无望的痛苦之情。又如“欣然笑向应门说,又了浮生一首诗。”“西湖一别不知年,陈迹重寻麦岭边。山远往来双白鹭,波平俯仰两青天。”中流露无所作为之无可奈何之叹,然“年来亲友凋零尽,惟有江山是旧知。”《过六和塔前江亭小憩》这些诗歌虽然是游赏泛舟西湖之作,但是在其中却体现不到作者的丝毫欢娱之意,在这些诗中透露出的是诗人对国事的隐忧,对国家的深切关注和有志不能伸的苦闷。

陆游的西湖情节

中国的传统知识分子都以修身治国平天下为人生的终极目标,然而,现实的残酷使得这样的理想注定是不可实现的,理想和现实的距离使这些诗人壮志难酬、悲愤不已。内心惶惑徘徊,对人生和自我都产生了极大的疑惑,他们在愤懑的同时往往有着极深的落寞。这种有志难酬的愤慨之情在此期的西湖诗中随处可见,这既反映了朝廷凝聚力的衰弱和朝政的昏暗,同时也反映出诗人们渴望一统河山的心声,英雄末路、壮志未酬遂成为南宋西湖诗的一大主题。

《明代西湖的诗句(西湖断桥诗句)》: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