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人生随想网 > 生物试题正文

赞美雄心勃勃的古诗

赞美雄心勃勃的古诗,


李白的《将进酒》传递了一个时代人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李白的《将进酒》传递了一个时代人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李白的《将进酒》是典型的旧题新作,旧瓶装新酒,抒发了古题的情怀,表达了时代的新声。

《将进酒》是古乐府题目,表达的主题是边喝边聊,吐露人生苦短与挫折的主题。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黄河水流到东海自然回不来,头发早上还是乌青色的,晚上就变成了雪白的了。此处李白写的是时光飞逝,强调时间的飞快,其实是在告诉我们,他想建功立业,是有强烈的建功立业雄心勃勃者。

李白是一个有大志之者,当初为了进入长安图求功名,遍干诸侯,遍干卿相,到处拜访王公大人,后来如愿见到了唐玄宗,可终究无果而归。此时的李白诗名虽著,可功名未成,内心的悲凉和感慨喷涌而出。

头二句气象之大,但不乏消沉之意,于是接着写“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那就喝酒吧!喝个痛痛快快吧!可刚刚说完“喝”,接着又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写到这里,诗的“跳跃性”很大,可见诗人内心是很矛盾的。

一方面认为自己很有才华,既便很有才,却功名未就,所以他又是很消沉。情绪在消沉,自傲和自信当中交织喷涌。而不经意间,“天生我材必有用”却成为唐朝知识分子的一个带有标志性的心声表达,也成为后代很多想要做大事,想要施展才华的人一种自我的期许。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这里不但“烹羊宰牛”,而且一饮就是“三百杯”,写出了酒的气势,其实是写诗人的气势。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这里不是一个人喝的闷酒,不是“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至少还有两位好友相陪。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交情,特别是丹丘生,其实就是元丹丘,是李白多年的好友,资深道士,他在大唐朝廷里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

唐玄宗天宝元年,唐玄宗下诏李白进京,一个布衣诗人,竟然得到皇帝的诏见,除了李白自有才华之外,其中是有元丹丘的努力的,而且是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的,可见他们的友谊非同小可。所以李白不管是失意还是得意,诉说的对象当然少不了“丹丘生”。于是,李白说,你们慢慢喝,让我慢慢述说心里多少的伤心话吧!

请君为我倾耳听”,听什么呢?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钟鼓和馔玉”本是精美的玉器,这里当理解为“富贵,仕途”。也就是说“富贵和仕途”一点都不重要,什么才是最重要呢?喝酒,喝酒最重要,那可是荒唐至极,后面加上“但愿长醉不复醒”,今天就喝个痛快吧!永远也别醒来了。这是为什么呢?

李白想到,我今年五十有余了,功名未就,打拼这么多年,竟然在长安无立足之地。好不容易有了进入长安的经历,到头来却是“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离开长安,李白是痛苦的,毕竟,这是他一生中距离理想最近的一步。李白从此再无缘面见玄宗,内心的痛发泄到笔端,写成诗,不免有些许偏激,“但愿长醉不复醒”,那仅仅是主观上表达的一种“不情愿”,醉后依然醒来的。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那就更加奇怪了,从古到今,所有圣贤都是寂寞,受冷落的,只有喝酒的人在历史上留下名声,这也是荒唐的。

此处说的也有事实依据,比如孔子,司马迁确实是很寂寞。历来的思想家,政治家他们的主张往往是正确的,但是在当时不为大多数人所理解,而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此处之说不免有意气用事的成分。

按照这样的逻辑,“我”还真的不愿意做圣贤呢?为什么呢?圣贤太寂寞了呀!还不如就喝酒吧,今朝有酒今朝醉,因为“惟有饮者留其名”,这可是李白自创的理论。

曹操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但是曹操没有说喝“杜康”就可以“名垂千古”呀!

陈王昔日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李白为了证明“惟有饮者留其名”,举了一个例子,说曹植当年在平乐观宴宾客,就喝出了名气,这显然不是理由,曹植的名气是因为他的才华。写到这里,李白对于他的功名未就其实是一肚子的气,本来只是发发牢骚,不经意间又凸显了自己的才华。不经意间留下了千古名句:“天生我材必有用”。言外之意:我这么有才华,你们都不用我,看不上我,好吧,我只能喝酒去了,不跟你们玩了……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这里用的是假设语气。强化“我就要喝酒”,意为:谁说我没钱喝酒呀?难道我没钱喝酒吗?没事,没事,我有钱。今天不醉不罢休。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我们今日就是要喝个够,假如没钱也没事,我有“五花马,千金裘”全押上了,只为寻得千古之醉。这个“醉”它的特点是“万古愁”,不是眼前的愁。

李白的“万古愁”不是愁家里穷,不是愁自己没才华,更不是愁自己写不出好诗词,而是愁自己不能成就千古大业。毕竟,李白的理想是要做大唐王朝的宰相,帝王之师。

李白的《将进酒》表达的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的盛唐人的理想,展现的是不能实现理想而拥有着万古忧伤的意气和牢骚。

诗人本想表达一种怀才不遇的情怀,但却在不经意间传递了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的世人对理想的那份执着与追求。

李白的《将进酒》传递了一个时代人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李白的《将进酒》传递了一个时代人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当我们再次吟咏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消沉与颓废,相反,却有着振奋人心之快感,诗人所写的正是表达了一个盛唐的时代广泛知识分子的一种理想。

《赞美雄心勃勃的古诗》: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